返回列表 發帖

[小說] (撕心六部曲 涵情默默)作者:冥狼(連載中)(都市愛情)

涵情默默 1


  喧囂震耳的電子音樂、五彩繽紛的閃爍燈光、煙霧瀰漫的污濁空氣、縱情放浪的瘋狂人群,這裡是台北的某間地下舞廳。


  我『蕭羽涵』,目前就讀淡江大學三年級,算的是這間店的常客。


  基本上,只要有人約,我就一定會到。


  彼此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出來玩,大家都心知肚明,而我也樂的省下了一筆花費。


  反正,會約女性來這裡玩的人、基本上都一定是男性,所以我也就理所當然的來這邊給他們請的。  


  抽著Marlboro綠色的涼菸,喝著調酒Cooler,我淡莫的看著週遭同學朋友以及舞池中的人們激動的扭動著身軀狂歡。


  在這個猶如充滿沉淪與墮落的萬惡無底坑之中。


  菸、酒、毒品、藥物、打架、性交等,這些東西,都只司空見慣的常態而已。


 難以想像,曾經一向給人是乖乖牌、做事沒主見又軟弱的我,現在居然也會是這種地方的常客。


 是我改變了嗎?


 是的!我改變了!






      ************************************






 小時候,我是個常被欺負的弱勢族群,不管是同班同學還是住家附近的鄰居。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或許是我真的太乖了吧!


 乖到只要是家人或是師長說過不能做的事情,我都不會去做。


 連一點點小小的叛逆或是自我放縱都不敢!


    聽話到接近軟弱的嚴重狀態!


 在學校時,我是那種老師最喜歡的乖學生,也因此讓我從國小到高中,幾乎每年都有個股長或是小老師可以當。


 但是在同學的眼中,我就未必會受到愛戴。


 我是哪種有一點後知後覺、有一點慢半拍、有一點不太合群、有一點不愛說話以及有一點害怕人群的人。


 可能是因為我從小被欺負到大的關係吧!心中總是有著難以言喻的陰影存在。


  然而,這些悲慘的過往,只維持到我高中之後就因為一個人而開始慢慢的改變。


  當時的我就讀一所尼姑學校。


  印象中,是我高一下學期那個時候,家裡附近有一間麥當勞新開張,而我下車的站牌就剛好在那間麥當勞的門口十公尺距離。


  所以,我又多了一個習慣。


  那就是下課後,總會在麥當勞坐著看書。


  直到有一天,一個正在打掃的員工突然走過來跟我說話。


  『妳好!我叫薩不,常常看到妳來這邊看書,我很好奇!這麼吵雜的環境下唸書,妳都不會被影響到嗎?』


  我感到非常的驚訝!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搭訕嗎?


  我不知道是不是,但是………我很喜歡現在的這種感覺。


  有人主動跟我說話呢!


  這讓我有種被重視、被認同、被肯定的感覺。


  只是這個來搭訕的人………怎麼看都很像不良少年。


  長相普通,戴著眼鏡,但是滿頭染金的長髮,頭上戴著麥當勞員工的帽子,露出來的頭髮還綁了個馬尾………


  可是………為何我有種被吸引的感覺呢?


  他看我傻傻的愣在那邊對他發呆,於是又開口說︰『怎麼稱呼啊?』


  聽到他說話,我馬上就回過神來,也沒多想什麼的,就順著他的話接了下去。『蕭羽涵………』


  我很清楚的看到他的臉抽蓄了一下,隨後又繼續說︰『你是覺得我吵到妳了嗎?還是妳本來就不多話啊!』


  我感覺他好像很努力的在找話題,想讓氣氛不會太冷。『我………』


  還沒等我把話說出口,就聽到樓梯口那個方向傳來呼喊的聲音。


  『該死的薩不,樓下客人開始多了!快點給我滾下來到廚房幫忙!』


  是一個戴眼鏡,穿著短袖藍色條紋襯衫的主管在呼喊他。


  我看到薩不他皺了一下眉頭,隨後就笑笑的哼了一聲。


  然後對我說︰『妳聽到啦!我要去忙了,有空在聊吧!掰掰!』


  接著他就轉身走到樓梯口,把手上的掃具丟給那個主管。


  『老大!廚房有多少人?』


  『加你跟品管三個。』


  『喔!這樣才有挑戰性嘛~我下去啦~』


  『你這傢伙………』


  我後來才知道,薩不口中稱呼為老大的主管是這間店的店長。


  很難想像他跟店長說話的態度這麼的………怎麼說呢?


  隨意吧!


  他離開以後,我依然繼續的讀著我桌上的書本。


  只是,心情卻一直很難平靜下來,總有個小小的期望。


  希望他等會忙完以後會上來再跟我說話。


  然而,直到我要離開時,他依舊沒有出現。


  當我離開時,從樓下的店門口看到他在廚房忙碌的身影。


  看著他忙碌的身影,卻臉上始終掛著笑容,我無法理會他此時的心情。


  但是我卻默默的把他此時的身影給牢牢記在心中。


  看了一下手錶,現在已經是晚上六點半了。


  我比平常還要晚半個小時離開這裡,等等恐怕得跑步回家了,不然就會挨一頓罵。








               *有的時候,愛情的來臨,並非如同想像中的那樣特別。*








  我第二次見到那位薩不,是在隔幾天的假日了。


  本來,沒什麼朋友的我,放假通常都是待再家裡的。


  那天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經出了問題。


  早上九點,我居然帶了將近三公斤的書本,走了十分鐘的路去麥當勞看書。


  還沒走到麥當勞,就在一間自住洗衣店的門口看到了他。


  他穿著一件淡藍色的長袖襯衫,坐在門口的長椅上抽著煙。


  我當時心理只有一個想法。


  他果然是個不良少年………


  我並沒有特別的走過去跟他打招呼,而是從騎樓走到外面的人行道避開了他。


  他也沒有注意到我,依然在那邊吞雲吐霧中。


  看著他獨自一個人抽煙的樣子,我有點著迷了。


  雖然我並不喜歡有人在我身邊抽煙,但是遠遠的看著倒是不錯的視覺享受。


  等到我進了麥當勞,點完餐,上了二樓的座位區,那個傢伙都還沒有出現。


  虧我還特別找了個可以看到樓梯口的位置………


  只是,我突然發現到。


  我現在的所作所為,跟平時的我完全不一樣了。


  一直以來都是很被動的我,什麼時候會有這種接近於主動的行為了。


  因為他是第一個跟我搭訕的人嗎?


  正當我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他的身影出現了。


  當我看向他的時候,他也同時注意到我了。


  他衝著我笑了一下,隨意的揮了一下手當作是打招呼之後,就走進了員工休息室當中。


  沒多久的時間,他就換了一套員工制服出來。


  然後,我就看到他開始打掃了。


  我假裝看著書,然而卻時不時的偷瞄他幾眼。


  心理卻一直期待著他過來跟我攀談。


  直到他把手頭上的工作都做完了,他才走過來我這邊跟我說話。


  『妳還真是認真啊!今天是假日妳也過來這邊看書啊!』


  也不知道是因為女性的矜持還是因為感到害羞,我並沒有回答他,只是點了點頭來回應。


  他皺了一下眉頭。


  正當我以為是不是我的反應讓他討厭了,他又開口說︰『看來妳還真是不怎麼喜歡跟我說話啊!好啦!不吵妳了,我下去忙了。』


  聽到他這樣說,我急忙開口︰『不是!我………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該怎麼……表達。』當我說了第一句話之後,就開始結結巴巴的想要解釋。


  他愣了一下,『嗯………就當我是妳的朋友,一樣的態度對待就好啦!』


  我用著微弱語氣說︰『我………我沒什麼朋友………』


  聽到我的回答,他又愣了一下,隨後笑笑的對我說︰『怎麼會呢!我們不就是朋友。』


  他的這句話,讓我的心湖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有種被人認同,被人重視的感覺。


  長期因為家中重男輕女的觀念,使的父母對待我哥哥跟我的態度完全不同。


  不管任何事情,只有我跟哥哥有了爭執,錯的都一定是我。


  當我有任何的要求或是需求時,得到的答案總是NO,而我的哥哥他卻是跟我完全相反。


  甚至是我有任何的想法,也都只有得到被否定的這個結果。


  而我的個性就是因為在這樣的情況下而日漸軟弱,絲毫不敢違逆家裡的意思。


 甚至我在學校時,也都不敢作出太過出格的事情,連朋友都沒有幾個。


  一直以來都覺得備受委屈的我,現在終於有了被人在乎,被人重視的感覺了。


  而且還是我上高中以來,第一個主動願意跟我交朋友的異性。


  正當我回神過來,想開口跟他繼續說話時,他卻已經離開了。


  『唉………』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此時我心中的失落感又豈是言語所能夠形容的。


  我突然好痛恨自己的軟弱,自己的被動,自己的無能為力。


  也許,就是在這個時候讓我下定決心想要有所改變吧!






               *人的改變,起因往往都是來自於一些瑣碎的小事情。*








涵情默默2


  隨著薩不的離開,想要繼續跟他有所交集的話,我只有待在麥當勞看書這個選擇了。


  雖然,我應該要主動一點的。可是,從小到大被培養出來的那種沒自信又被動的個性,加上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的俗樣子,讓我注定只會傻傻的等待了。


  我沒有那種自己去主動的勇氣,也沒有把握機會的魄力。


  我所會的就只是,被動的等待機會降臨。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看到他上來了。


  他並沒有注意到我,就直接的進去了員工休息室。


  這讓我感到有點受傷。


  原來,我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的受他重視。


  同時我也在懊悔著先前自己的被動,是不是因為這樣讓他討厭我了。


  半個小時後,他披了我早上看到的那件淡藍色襯衫走了出來。


  而正當我看向他的同時,他也注意到我了。


  兩人眼神交會了一下之後,他走過來對我說︰『我休息了,賞個臉,一起去走走吧!』


  聽到他的邀約,我想也不想的就直接點頭說好。


  我傻傻的跟著他,走到了剛剛他抽煙的地方。


  他拉著我做在椅子上,隨後就從襯衫的口袋拿出一包紅色的Marlboro抽出一根菸之後,把菸遞給我。︰『抽嗎?』


  我搖了搖頭,拒絕了他的菸。


  他聳了個肩,就拿出打火機點菸抽了起來。


  而我則是頭低低的,用眼角偷偷注視著他。


  他抽了幾口後,『不介意我叫妳小涵吧!』


  我搖搖頭說︰『不介意。』


  隨後,兩人又是一陣沉默。


  他可能是努力的在想話題,讓彼此不會那麼冷場吧!


  而我則是被動習慣了,總是默默的等待別人主動。


  真受不了自己這樣的性格,剛剛才說想要改變。


  沒想到才幾個小時而已,我就又故態復萌了!


  這時,他好像想到什麼了,用中指跟大拇指把菸頭給彈了出去。


  彈的距離還蠻遠的。


  然後轉過頭來對我說︰『我叫薩不,今年十九。剛高職畢業、目前在麥當勞打工。嗯………家住Χ湖,興趣是吃、喝、玩、樂。請多指教!』說完就伸出左手來。


  我傻傻的愣了一下,過了好幾秒後,我才了解他要表達的意思。


  我伸出左手跟他握了一下,然後說︰『我叫蕭羽涵,今年十六。目前就讀文德女中!家住附近,興趣是看書、聽音樂。』我就照著他說的模式跟著自我介紹。


  他聽完之後,嘆了口氣。


  『妳的個性還真是悶啊!而且妳也太被動了吧!』薩不邊搖頭邊說著。


  我則是低著頭,小小聲的說了一句。『對不起………』


  他笑了一聲,『哼~跟我說對不起幹嘛!這又不是妳的錯。不同的環境、不同的家庭,造就出不同性格的人。這是必然的事情,就看妳想不想改變而已!』


  聽到他這麼說,我立刻說︰『我想要改變!』


  他似乎沒料到我會回答他這一番話,看著我好一會兒,隨後才笑著說︰『那妳有空多跟我、還有我的朋友們相處,保證會讓妳變的更開朗!』


  接著,他起身,也同時牽起我的手。


  把我拉了起來!


  我被他這樣的舉動給嚇的心裡小鹿亂撞!


  接著他說︰『我休息時間到了!要回去上班了!走吧!』


  然後就把拉著我的手給放開了。


  我就這樣傻傻的跟在他的後面走著。


  而心中卻是非常的不平靜。


  一個想法一直在我的腦中徘徊!『我跟他牽手了!我跟他牽手了!!我跟他牽手了!!!』


  等到我回過神來時,人已經座在麥當勞的座位上了。


  看了一下手錶,已經是下午二點半了。


  印象中,剛剛跟著他離開麥當勞的時候才十二點半啊!回來的時候頂多是一點左右,怎麼我恍個神醒來就已經兩點半了!


  我甩了甩頭,讓自己清醒一點。然後就開始收拾書本,準備要回家了。


  走到賣當勞的門口,我看到他跟另一個員工正在搬東西。


  我停下腳步,在一旁默默的看著。


  他動作俐落的從貨車上把東西一箱一箱的丟下,然後另一個人也很有默契的接住。


  等到他們下完貨物,要把東西推進店裡時,他注意到我了。


  『咦!小涵!妳要回家啦!』


  我點點頭。


  『嗯!那拜拜了!』


  這是另一個員工說話了︰『咦!薩不!妳朋友啊!』


  『是啊!店裡的常客啊!聊過幾次天。』他點點頭對著另一名員工說。


  隨後就轉過頭來跟我說︰『我兄弟,妳叫他爬蟲就可以了!』


  那名叫爬蟲的員工立刻對著我說︰『妳好啊!妳看起來好乖喔!功課應該不錯吧!怎麼稱呼啊!』


  我不知道該不該回應他,傻愣愣的站在那邊。


  薩不他看我這個樣子,立刻就出聲替我解圍︰『她叫小涵啦!你看你什麼樣子啊!嚇到人家了啦!』


  接著他就轉頭對我說︰『好啦!我們要繼續忙啦!下次再聊吧!』


  我對他點點頭,然後就趕快離開了。


  離開時,我聽到爬蟲在虧他。


  『店裡的常客勒!泡妹妹就泡妹妹,說的那麼好聽!』


  薩不回答他什麼我沒有聽到,但是爬蟲的下一句話我卻聽的清清楚楚。


  『這還是從我認識你以來,第一次看到你主動去搭訕別人耶!看來她對你很有吸引力喔!居然會讓你願意為她獻出你的第一次!』


  薩不給他的回答,只有簡單的一個字。『靠!』


  聽到他麼這種帶有黃色的對話方式,我立刻加快腳步離開!


  因為我感覺到自己的臉上熱呼呼的!


  回到家中!


  我的心緒一直定不下來。


  一直回想著,今天被薩不牽著手的感覺。


  還有他的朋友,爬蟲所說的那一番話。


  原來,我也是有吸引力的。


  能夠讓人為了我而作出不同往常的事情。




            *不同性格的兩個人,卻因為彼此相同的味道而產生共鳴,相互吸引。*






  之後,我依然過著規律的生活。


  每天放學之後,固定會到麥當勞去坐一會。


  而薩不也都會趁有空的時間過來跟我聊幾句。


  當然,我也趁機認識了他的幾個好朋友。


  一個是我上次見過的爬蟲、一個是海龜,還有一個就是打烊班的斷翅鷹。


  據說他們四個人合稱忠八四賤人。


  為何會有這個稱呼呢?因為他們所在的這間麥當勞叫做忠孝八店,簡稱忠八。


  而四賤人則是根據當時電視上剛好流行南方四賤客而來的。


  聽說會有這個稱呼,一方面是因為,他們四個人是這間店的開店元老。


  另一方面則是他們四人的性格。


  根據爬蟲所透露的消息,他們應該叫做畜生一族,而不是忠八四賤人。


  當我問爬蟲原因時,他卻叫我自己去問薩不,因為他是發起人。






  在某個星期天的早上,我在前往麥當勞途中的洗衣店門口又看到了薩不坐在那邊抽煙。


  這次我沒有躲避他,而是大大方方的走到他的旁邊坐下。


  他看到我坐在他的旁邊,對著我笑了一下,繼續的抽著他的菸。


  就這樣,兩人都靜靜的坐著,沒有任何的言語交談。


  我看著他抽煙的樣子,雖然他沒有任何的表情浮現在臉上,我卻感覺的到他心裡有事。


  這時我想起爬蟲說的畜生一族的事情,就開口問他︰『聽爬蟲說你們一群朋友叫做畜生一族,而你還是發起人!為什麼啊?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他聽了之後,淡淡的說︰『人性本惡啊!與其披著人的外衣,做著禽獸不如的行為。到不如自稱畜生,活出坦蕩的自我。』


  我歪著頭,想了一下。『不懂!你是指哪方面的事情呢?』


  他看著我,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輕輕的笑了一下。


  看著他的笑容,總讓我覺得他似乎也是經歷過很多事情的人,有點滄桑的感覺。


  然而,他平時表現出來的樣子,卻是那種愛耍寶、愛說笑的人。


  可我卻能感受到,在他的心中,其實是很孤單,很寂寞的。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讓我突然有種想要走近他心裡,為他驅走寂寞,讓他不再孤單的衝動!


  就因為這時的感受,讓我傻傻的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幾年以後,我在他的家中,聽到李玟的一首粵語歌曲時,眼淚不停的滴落。


  因為這首歌,真的是我將來一年之中的真實心情寫照。






  憂傷天使


  作詞:潘源良 作曲:陳國華 編曲:王繼康


  你說我的吻 能為你抹走傷痕淚痕


  就像我是個看守天使 能開解你的心


  在那灰色的光陰 彷彿一起有了情和份


  怎麼風雨後 當好景降臨 突然待我 似過路人






  你說我的愛 曾令你挺起胸膛做人


  但是我像個憂傷天使 目光永遠傷感


  若你有了我的愛 未懂得珍惜你也太貪心


  分手一句話 不應多費神 為何又會 於心不忍






  我也許只不過某一個 隨時願意關心你的女人


  若你不開心 便會行近 當你開心會撲向別人


  我也許不應再三的等 祈求共你今生再有緣份


  就算多傷心 就算遺憾 只有一個人 隨便找些興奮











涵情默默3


  這一天的放學,我抓了一個好朋友跑到麥當勞去。


  因為學校同學一群人邀約星期天要去唱歌,而大多數的人都會攜伴而去。


  我想了一下,是不是可以趁這個機會約薩不一起去呢?


  只是,要我開口邀約。我提不起那個勇氣,所以只好找人來幫忙壯膽,順便由她開口來幫我邀約。


  我跟朋友先是跑到二樓的用餐區,卻沒有看到他。


  兩人找了個空位,等了一會,也沒看到他的出現。


  這時朋友跟我說,要不要去他們的員工休息室問看看啊!


  我面有難色的說︰『妳幫我去問好不好………』


  『到底他是我要約的人還是妳要約的人啊!』我朋友直接回了我一句。


  聽她這麼說,我也只有硬著頭皮自己上了。


  剛巧,這時有一個員工走了出來。


  我立刻上前去問︰『請問一下………』


  『嗯?需要什麼幫忙嗎?』


  這個員工我曾經在櫃檯跟她點過餐,是個長的很可愛的女生。


  『那個………我想要找薩不,請問他有在裡面嗎?』我語氣微弱,戰戰兢兢的問著。


  『薩不!嗯~他現在應該在廚房吧!妳到樓下櫃檯問問看吧!』那女生她想了一下之後,告訴我。


  我跟她道謝之後,立刻抓著我的同學往樓下衝去。


  此時的樓下點餐區剛好沒啥客人,我們兩個穿著學校制服,在外面張望很是明顯。


  可能是櫃檯的人看我們兩個鬼鬼祟祟的很奇怪,就過來問我們要找誰。


  然後,就是正在忙碌中的薩不被叫了出來。


  薩不看到我還帶了一位同學,好像有點意外。『小涵,找我?有事啊!』


  我張了張口,卻還是說不出邀約的話來,只好眼神飄向我的同學,向她請求協助。


  她也聰明,一下就明白我要表達的意思。開口就說︰『我家小涵約妳星期天早上九點,西門町錢櫃,有沒有空啊!』


  薩不他看了我一眼,我急忙低下頭來。


  隨後就聽到他說︰『有空啊!可以帶朋友去嗎?』


  聽到他說要帶朋友,我的心突然抽痛了一下。


  我同學馬上就問︰『朋友啊!男的女的啊!』


  『男的吧!我哪來的女生帶啊!』他苦笑了一下。


  


  我同學立刻笑著說︰『不用帶啊!我們這邊可是一大群就讀女校的美女呢!而且大多都單身………』


  聽到我同學打算開始推銷兼打廣告的說辭,我立刻拉著她就走。


  然後,邊走邊跟薩不告別。『薩不,我們先走了,星期天見啊!』


  我同學則是一直跟我抱怨。『小涵!妳作什麼啦!我還沒說完耶!』


  然而她坳不過我的硬拉,也只好跟薩不揮手說拜拜了。






            *第一次的邀約,是彼此關係的進一步開始,亦或是悲劇上演的開始。*






  終於,星期天到了。


  我早早的就起床準備,然後出門坐公車前往西門町。


  到了那邊,大部分同學都到了,有幾位還是攜伴參加的,人數加一加有十二個。


  唯獨薩不那個傢伙還沒到………


  因為定位的時間快到了,因此我們決定先開包廂再說。


  到了包廂,幾個男生互相認識交談,而我們女生則在一起開始聊八掛。


  那天跟我一起去邀約薩不的同學,就在聊八掛的時候不小心出賣了我。


  原本我要她不要跟大家說我跟薩不的關係,以及我喜歡他的事情。


  沒想到我馬上就被出賣了。


  當大家聽完了我跟薩不的事情之後,一位平時跟我關係普通的同學,立刻自告奮勇的說要幫我試探薩不。


  理由是,她說我的個性太靜了,看起來好像很好欺負的樣子,一定不敢自己問。


  但是我的心理卻不是這樣想的,總覺得她是想看我出醜、看我的笑話比較多吧!


  就這樣,大家的話題就從八卦轉移到了我跟薩不的關係這邊。


  就在我快要不堪其擾的時後,包廂響起了敲門聲,跟著就是服務打開門說︰『不好意思,有訪客喔!』


  來的訪客不是薩不,還能是誰。


  而他果真還多帶了一位朋友過來。


  據薩不所說,是他的高職同學,綽號︰老大!


  一個讓人很無言的綽號。


  人都到齊了,大家也都作了個簡短的自我介紹之後,就是開唱的時候了。


  我的幾個同學,也打著看好戲的心態,幫我和薩不點了幾首男女對唱的情歌,目的就是想看我會有怎麼樣的反應。


  我就忍著心中害羞的感覺,盡量讓自己表現的若無其事的樣子跟薩不對唱著。


  結果就是,我連連凸槌。而薩不則好像心不在焉,也沒有唱的很好。


  等到我們唱完之後,其中一個同學就跟薩不開始攀談了起來。


  『薩不!我問一下喔!』


  薩不點點頭,『嗯!妳問啊!』


  『你現在有沒有女朋友啊!』


  聽到這個問題,薩不的臉明顯的抽續了一下。『哦………有吧!』


  『有!那你今天還來幹嘛!』


  我同學一說出這句話,頓時立刻冷場。


  而我在聽到他說有女朋友的時候,立刻低下頭來,努力的忍著不讓眼中的淚水被人發現。


  場面這時陷入了一陣尷尬。


  我同學則是立刻說了一句︰『開玩笑的啦!』


  隨後,她又繼續跟薩不聊著天,她們聊了些什麼我完全都聽不到。


  因為我已經陷入一種渾渾噩噩的狀態,一直到唱歌結束,大家準備散場時才稍稍回過點神來。


  散場後,大家都離開了包廂,聚集在錢櫃門口討論著接下來要去哪裡玩。


  而薩不卻說︰『我下午還要上班,就不跟各位去逛了!』隨後就笑笑的跟大家說再見,跟著他朋友離開了。


  我則是在他離開後,也跟大家說有事情要先回家了。


  離開時,我注意到幾個同學的眼中有著幸災樂禍的樣子。






            *別人的不幸,永遠都是他人的最佳娛樂。*






  回到家中,看到家裡依然空無一人。


  我則卸下了故做堅強的偽裝,抱著棉被在床上痛哭了一場。


  哭到累了、倦了,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深夜,我被手機的鈴聲給吵醒了。


  來電顯示上面清楚的告訴我打電話來的是薩不。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和了一下心中的不安,這才接起電話。


  『喂!小涵嗎?我薩不!』電話那頭傳來他有些疲憊的聲音。


  『嗯!我知道。』


  『抱歉!這麼晚還打給妳,希望沒有吵到妳。』他略帶歉意的說著。


  『沒關係!』聽到他這麼說,我立刻回答。


  『妳今天是不是很不開心啊!我看妳唱歌的時候好像心不在焉的,怎麼了嗎?』


  『我…………』聽到他這麼問我,一時之間我語塞了。


  心裡卻忍不住想著︰有你這麼白痴的人嗎?想也知道我是因為你有女朋友而在難過。當時在場的人都知道我喜歡你!你不會真的那麼的遲鈍吧!


  大概是看我遲遲沒有回應,『小涵?在嗎?』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想問你………你已經有了女朋友,為什麼還要來跟我搭訕呢?』


  他好像覺得我的問題很奇怪,反問我︰『有女朋友就不能再認識新的朋友嗎?』


  『……………』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又提了另一個問題。『你女朋友不會生氣嗎?』


  電話那頭的他突然一陣沉默,接著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別提了………』


  聽到他這樣的語氣,我心裡一緊。『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沒什麼,我只是有點心情不好而已。』


  『心情不好,你可以跟我說啊!有事情憋在心裡不好喔!』聽到他心情不好,我馬上把早上自己那不愉快感覺給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滿腦子只剩下關心他的念頭。


  『我不習慣把自己的事情說給別人聽!打電話給妳,只是想問妳今天是不是不開心,還是哪裡不舒服。』他語氣淡默的說著,然後又把話題繞回了我的身上。


  我聽到他用這樣的語氣說話,心中頓時火光冒了上來。口氣有些不悅的大聲說著︰『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當成朋友啊!難道說我就那麼的不能讓你相信嗎?』


  他似乎被我的語氣嚇到了,愣了一會才說︰『不是這樣!而是我習慣了自己承受。因為………就算說出來了,也於事無補阿!只是讓別人為我擔心而已,我不喜歡因為自己的問題而去影響到別人的情緒。』


  我聽他這樣說,心裡好痛。原來他是那種有苦自己嚐,卻在人前總是強顏歡笑的傻瓜。


  不自覺的,我用著輕柔的語氣對他說︰『至少………你說出來會好過一點,不是嗎!』


  『謝謝!不過………沒必要!多少年來我都這樣活過來了!無所謂了!過幾天我就沒事了。』他雖然語帶笑意,然而聲音之中卻充滿著無盡的哀傷。


  聽著他這樣說話的語氣,我真的第一次體會到那種無能為力的心痛。


  兩人就這樣陷入了一陣沉默之中。


  他率先打破這樣的情況。『好啦!沒事啦!你早點睡吧!』


  『你真的不想跟我說嗎?』我用著質詢的口氣問他。


  『呵呵!這麼關心我幹嘛!妳又不是我的誰!對不對』他用著自嘲的口氣說著。


  『因為我………』我差點就衝動的說出了我喜歡他這句話。隨後我馬上改口,『因為我是你的朋友啊!關心朋友是應該的啊!』


  『是這樣嗎?』他用著懷疑的口氣反問我。


  『是啊!不……不然呢?』我有些心虛的回答。


  電話那頭的他,沉默了一會,才說︰『我女朋友他當兵的男朋友回來了,他要我當他們之間的第三者。』






            *人都有著傷痛的過往,造成的影響卻是因人而異。然而,是非對錯又真的是我們所能夠分明的嗎?*

涵情默默4


  我聽到薩不說出來的話,立刻失聲叫道︰『有沒有搞錯啊!怎麼會有這麼不知羞恥的女人啊!』


  薩不聽到我這麼說,語氣有些失落。『別這麼說她!她會這樣也是有原因的!』


  聽到薩不居然還替她辯解,我心中的怒火立刻燃燒了起來。


  語氣也不自覺的重了起來。『無論是什麼原因,錯的事情就是錯的!不會因為她有什麼理由,有什麼苦衷而有所改變!』


  電話那頭的薩不沉默了一下之後,說出了一句讓我更加火大的話︰『無所謂了………』


  聽到他這句話,我差點陷入歇斯底里的暴走狀態。『什麼無所謂!這種事情你還能無所謂,那什麼事情你會有所謂!』


  可能是我的語氣嚇到薩不了,他愣了好一會之後,語氣不悅的說︰『妳那麼生氣幹嘛!我怎樣做,妳好像管不著吧!妳又不是我的誰!我跟妳說這件事情,只是想要有個人聽我說而已,並不是要給你來教訓我或是幫我出主意!不管我最後做什麼決定,結果好壞我都會自己承擔!』


  感覺到他好像因為我的話語生氣了,我的怒火馬上就煙消雲散了。


  說話的語氣也馬上弱了下來。『對不起………我只是關心你而已!』


  薩不語氣嚴肅的說︰『關心………我不需要任何人的關心!那樣會讓我覺得自己很軟弱,很無用!我以前也吃過很多苦頭,不也都靠自己一個人撐了過來。多餘的關心,我會覺得那是對我的同情。』頓了一下後,用著更重的語氣說︰『而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聽到他這樣接近責罵的語氣,我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心裡更是委屈。


  我對他的關心,在他的眼裡居然是同情………


  薩不似乎是覺得自己的口氣有些重了,口氣放軟了許多。『………小涵,對不起!我語氣重了些。』


  『…………』我並沒有回答他,而是偷偷的掩著話筒在哭泣。


  他好像聽到我啜泣的聲音,『妳哭了!我………我剛剛不是在罵妳啊!我只是………我只是一時有些控制不住情緒。』薩不的說話的語氣有些慌了的樣子。


  『…………』我依然沒有回答他,只是盡量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


  薩不看我還是沒回答他,換了個輕鬆的語氣說著︰『怎麼了嘛!我不就是當了次第三者,被人腳踏兩條船而已。大不了我也學她,再去找一條船就好啦!』


  聽到他這種讓人非常無言的安慰,我差點就笑了出來。


  不過,心情也因此安定了許多。


  我用著有點哭笑不得的語氣對他說︰『有人這麼說話的嗎?再找一條船!你要去哪找啊!』


  『嗯………有啊!』他沉吟了一下之後,語氣肯定的說。


  『誰啊!』聽到他語氣這麼肯定,我有點緊張的追問。


  『妳啊!』他突然轉變了語氣,用著輕鬆的口吻說。


  『啊!』我被他的回答給嚇到了!


  『呵呵!開玩笑的啦!沒哭了吧!』


  原來他剛剛說的那些話是想要轉移我的注意力,讓我不要再哭。


  可是我的心情卻因此而更不好了。


  『你去死啦!有些玩笑可以開,有些玩笑是不能亂開的,你到底知不知道啊!』剛剛壓抑的情緒在這個時候,一次全部爆發了出來。


  『我說錯什麼了嗎?』薩不這時好像整個人都傻了!完全不知道我為了什麼而又生氣了。


  此時的我簡直都快要抓狂了!怎麼有人會遲鈍到這種地步啊!


  氣到極點的我,口不擇言的就直接說︰『因為我喜歡你!所以你不能對我開這種玩笑!我會當真的!』


  但是,話一說出口,我就立刻後悔了。


  在薩不剛到對他女朋友感徹底失望的這個時候跟他告白。


  雖說是被他氣到一個不行,才衝動的說出口。


  但我總覺得,好像有點趁虛而入的感覺。


  電話那頭的薩不沒有任何的回應。


  而我,現在也不敢多說什麼話。


  兩邊就這樣,靜默了好久。


  好像彼此都在等待對方先開口的樣子。


  最後,是我敗退了下來。


  因為我害怕………我害怕結果不是我所想要的。


  『很晚了,我明天還要上課,先睡了!拜拜!』我說完之後,立刻把電話掛掉。


  這天晚上,我失眠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整整一個星期沒有踏進麥當勞半步,就連經過都沒有。


  而薩不他也沒有再打過電話給我。


  似乎,一切就這樣結束了。






            *等待判決的時刻,是最讓人煎熬的一段時間。*






  又到了星期天,我終於忍受不住心中的煎熬。


  心裡想著︰就算死,我也要死的明白,我不要這樣莫名其妙的結束!


  我起床看了一下時間,早上八點半,匆匆漱洗完畢之後。


  隨便拿了幾本書丟到包包裡,就殺向麥當勞去了。


  卻沒想到,今天的薩不被排到站櫃檯,幫客人點餐。


  我一進門口就被他注意到了。


  大概是我心虛吧!或者該說,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吧!


  因此,故意挑了個離他最遠的櫃檯點餐。


  點好餐之後,拿了餐點就匆匆的跑上二樓的用餐區去。


  在二樓,我心不在焉的邊吃東西邊看書。


  然而,到底看了什麼,我根本就不知道。


  整顆心都繫在樓下的那個傢伙身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從樓梯口看到他拿著一份餐點走上來的身影。


  而他也在上來的同時注意到我了。


  他只是衝著我笑了一下,隨後就走進了員工休息室去了。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我卻還是傻癡癡的盯著那扇休息室的門看。


  心裡卻是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各種念頭不斷的在腦海中打轉。


  他那個笑容是什麼意思呢?為什麼他彷彿跟個沒事的人一樣!


  該不會他根本就沒有把我放在心上吧!


  那我這一個星期來所受的煎熬,到底算什麼!


  我就這樣被判出局嗎?


  應該說,我連上場的機會都沒有。


  想到這,鼻頭忍不住開始發酸,心中彷彿被撕裂般的痛楚油然而生。


  正當我想要收拾東西離開時,休息室的門又打開了。


  薩不他又套這那件從我認識他以來,一直都沒換過的淡藍色襯衫,手裡拿著他剛剛帶上來的餐點走了出來。


  他到我的座位對面坐了下來。


  笑笑的跟我說︰『不介意我坐這邊跟妳一起吃吧!』


  我隨即點了頭,『不介意!』


  接著,兩人又陷入了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尷尬場面。


  索性他就就直接開始吃起了他的餐點。


  而我則是假裝看書,實際上眼睛卻不時的偷瞄著他。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他吃完了。


  我著他開始收拾桌上的東西,連同我剛剛吃完的一併都收拾乾淨,拿到回收桶那邊放好之後回來。


  他一坐回來就笑著跟我說︰『謝謝你!我跟她………分手了!』


  我聽到這個消息,心中頓時樂的開花了。


  因為這代表著,我有機會了。


  但是他接下來的話,就如同當頭給我澆了一盆冷水。


  『不過,短時間我恐怕沒辦法接受新的戀情!給我一點時間,也算是給彼此一點時間吧!等我們相互了解更深一層的時候,我再給妳一個答覆,好嗎?』


  聽到他這麼說,我也能夠理解。


  畢竟,如果他剛結束一段感情就馬上跟我在一起,恐怕我也不會接受吧!


  人都是有感情的,如果他能夠馬上就接受我,那麼就是我該害怕了!


  不過,至少也算是有所進展了。


  同時,我也了解到他是個重感情的人。不會隨隨便便的就見異思遷,而是會小心翼翼的多方嘗試之後才會作決定。


  當然,不否認他可能是上一段戀情的失敗,導致現在的小心翼翼。


  接下來的時間,我都跟他在聊天中度過了。


  他跟我說,今天他上的是早班,現在他已經下班了。


  同時,我也才在這次的談天中了解到。


  他今年剛高職畢業,沒考上學校,是莫名其妙的被爬蟲給抓過來這邊幫忙當開店元老的!


  不過他在高職時期,曾經有在南港家樂福旁邊的麥當勞打過工,所以對大部分的作業流程都很熟。


  他也跟我說了許多,他跟前女友之間的事情!


  原來,他當第三者不是這幾天才發生的事情。


  而是已經持續好一段時間了,心中一直煎熬了許久,也有要跟對方分手的打算。


  直到前幾天,他才下定了決心要跟那個女人提出分手。


  今天,我總算是對他了解了更深入許多!


  畢竟,以前我過來時,他都在上班中,頂多就只能趁空閒的時候聊個兩三句話而已。


  而他休息時間,大部分都是在我來之前就已經休息過了。


  等他下班,那更是不可能,別說他下班時間都是晚上九點以後。


  光是家管甚嚴的我,不在七點以前回到家,恐怕以後我連來麥當勞唸書的時間都會被剝奪吧!


  更讓我欣喜的一件事情是,他調班了!


  以後他的下班時間都會提早了!


  也就是說,以後我來的時候差不多就是他下班的時候了。






            *許多人因彼此了解越深而感情越淡。而我越是了解,卻如同深陷泥沼之中,從此無法自拔。*








涵情默默5


  漸漸的,我改變了。


  過去的我,在學校時,總是被人欺負或是被人給整的對象。


  只因為她們覺得我的反應很好玩………


  算是典型的弱勢族群吧。


 但是,這一陣子,我的脾氣漸漸的出現了。


  個性也慢慢的開始成型。


  說話的語氣跟方式也有所不同了。


  也因為如此,那些欺負我跟整我的人就漸漸的變少了。


  對此,那一些看我不順眼的人並沒有因此而打退堂鼓,就想了另一個辦法來想要整我。


  而這個辦法就是造謠!


  當然,謠言內容不外乎就是我又交了男朋友,或是我又腳踏幾條船這些而已。


  最誇張的是,謠言居然傳到最後變成,某某某的男朋友喜歡我,已經跟我在一起了。


  然後就是那位某人聽到謠言之後來找我的碴了!


  對於這些,我也只有無言了。


  反正,無論上學的時候有多不開心,我也都不會放在心上。


  因為,只要一放學,到了麥當勞,笑容就會浮現在我的臉上了。


  我想,使我改變的應該就是薩不,跟他的這群朋友吧!


  畢竟,我總是會不自覺的想要模仿他的一言一行、學習他的思考方式。






            *不自覺得會模仿你、學習你,只為了能夠跟上你的腳步。*






  今天又是美麗的星期天,我也早早的就出門到麥當勞去唸書了。


  到了麥當勞,卻意外的沒看到薩不他們那群人的身影。


  據我所知,他們這群人無論有班沒班,都會龜在這裡的。


  今天怎麼會例外呢?難道說他們跑出去玩了!


  可能因為我是這裡的常客吧!也可能是因為我常跟薩不他們那群人混在一起,所以這裡的員工大多都認識我了。


  我隨便找了個員工問了一下,才知道他們都跑去附近一間新開的網咖了。


  據說那間網咖的老闆是爬蟲的朋友,他們去那邊,說是去捧場啦!其實是自己想玩遊戲才是真的。


  我是這麼認為的啦!


  他們那群人,感覺上玩心很重………除了薩不以外!


  薩不他給人一種看不太透的感覺,對於他那群兄弟以外的人,總是保持著一種淡淡距離感,怎麼說呢?


  好像戒心很重,除非你跟他交情深到了一個程度,不然都會有種霧裡看花的感覺,猜不透他的深淺。


  我邊走邊想的到了網咖門口。


  一進到裡面,就發現了他們那群人。


  沒辦法!他們那群人實在是太顯眼了。


  各各都染著金髮,想不被人一眼就注意到也很難。


  我走到他們的身後,發現他們一群人都正玩著當時很熱門的線上遊戲《天堂》。


  薩不的警覺性最高,我才剛到他馬上就轉頭過來看。


  看到是我之後就問︰『嗯?小涵,妳怎麼來了!』


  我笑了一下,開玩笑的說︰『來陪你啊!』


  旁邊的爬蟲聽到了,用著很誇張的表情跟語氣說︰『你們………你們………原來你們已經………有一腿了。』


  另一位他們的好兄弟斷翅鷹馬上接口,『靠!他們有一腿,這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用的著你來幫忙宣傳嗎!』


  雖然他們說的話讓我聽了很高興,不過,我卻還是很不習慣他們這種方式的調侃。


  薩不這時開口了,『沒有的事情別亂說,沒看到人家臉都紅了嗎?』他語氣淡淡的,雖沒有極力否認,但也並不承認。


  這讓我聽了有點受傷,不過只要他沒有強烈的否認,就代表著我依然還有機會。


  隨後,大家也就不在聊天了,各自都努力的在遊戲中拼殺。


  而我也拉了張椅子在薩不的旁邊坐了下來。


  雖然跟他沒有什麼言語上的互動,但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陪著他,就讓我心中整個暖洋洋的。






            *能夠陪伴在你身邊,縱使不作任何事情,我也依然能感覺幸福。*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了。


  而我等的答案卻依然沒有下文,彼此依然是每天在我放學以後小聚一個小時,假日的時候,就一起在麥當勞打屁,或是一起去網咖打打遊戲,頂多外加有時候晚上會電話熱線一會。


  偶爾,我也會讓他送我回家。


  不過,卻只限於送到我家附近的路口而已。


  我很害怕我家附近的鄰居看到。


  如果被他們看到了,跑去我父母面前加油添醋的告密,我恐怕以後連門都沒法出了吧!


  至於,我所等待的答案,我並不打算去追問他。可能是因為過去被欺負久了的懦弱個性還沒根除吧!我很害怕得到非我所想的結果,因此沒有勇氣去追問。


  畢竟,能夠這樣和他相處,就已經很讓我滿足了。


  這段時間,我從薩不的口中聽到,爬蟲他交了個女朋友,名叫小純。


  本來她是薩不的網友,可是在某個夜裡,他們一群人無聊到不知道要作啥,就開始亂約網友。


  中間的過程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最後的結果就是,他們倆個人在一起了。


  而我也從爬蟲的口中知道,薩不的前女友又回來找他了。


  至於有沒有復合,爬蟲他也不清楚,只是一個勁的跟我說︰『妳要努力點、主動點、加油點。妳可是薩不他第一個會主動去認識、去搭訕的女人,妳對他有一定程度的吸引力,可別因為薩不那龜毛的個性而退縮了!妳能夠跟他在一起,也是件好事吧!至少能夠幫他脫離前女友的糾纏,從而讓他脫離苦海。』


  雖然我從來就沒有特別去過問薩不前女友的事情,不過從薩不身邊幾個朋友的口中聽來,似乎評價頗差的就是了。


  雖然聽到薩不的前女友回來找他,心理很壓抑、很難受。但是,有了他身旁朋友的支持、打氣跟情報的傳遞,讓我對於他的前女友不在那麼的擔心了。


  這天晚上,薩不打電話過來給我。


  他跟我提到,『我前女友又回來找我了!』


  聽到他主動提及這件事情,我的心跳不自覺的漏了一拍。


  但我還是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靜,『喔!那她跟你說了些什麼呢?』


  『哼!她說無法忘記我,但是也不能放棄她現在的男朋友,要求我們維持先前的狀態。』從他的語氣中,我聽出了些許的哀愁。


  『你可別傻傻的答應了啊!』


  『當然!她都說了,她認定的男朋友不是我了,我哪還有可能會答應她。』


  『那就好!』我心裡也跟著鬆了一口氣。


  這時,他突然連名帶姓的叫我。『蕭羽涵!我想請妳答應我一件事情!』


  我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說︰『好啊!什麼事情!』


  『當我女朋友吧!』


  聽到他這一句話,我整個人呆立在電話的那一頭。


  更氣人的是,我居然還莫名其妙的被他給設計而答應了!


  可能是他等很久都沒有得到我的回答!


  『小涵?妳還在嗎?妳可是答應我了喔!』他的聲音充滿了不安。


  『…………』我卻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了,只好繼續的沉默,可是卻忍不住眼中突然湧出的淚水,以及心中那莫名的委屈。


  『………小涵………妳說句話好嗎?』他此時好像有點慌了,我想應該是聽到我哭泣的聲音了。


  我帶著些微的哭腔,『你明知道我對你的感情是怎樣,幹嘛還要用這種方式來騙我答應啊!你不相信我嗎?』


  他彷彿做錯事情的小孩一樣,語氣越說越弱。『………不是不相信妳,只是………我不知道怎麼開口而已!』隨後,他又追問︰『那妳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聽到他這樣的語氣,我真是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我當然是答應啦!』


  『真的嗎!』他的喜悅,我也能深深的感受到。


  『嗯!』對於他的追問,我有些害羞的輕輕應了一聲。






            *幸福,有時候總在我們沒有準備的時候到來;也總在我們來不及準備的時候離去。*






  自從確定了彼此之間的關係後,我們的感情可以說是急速升溫。


  然而,礙於我的家庭因素,彼此能夠見面、相處的時間,還是跟以前一樣。


  雖然我不能時時刻刻的都膩在他身邊,也沒辦法像他的朋友一樣可以三更半夜的照樣出去玩。


  但是我對他的感情卻是無人能比的。


  彼此也更加把握任何能夠相處的短暫時光。


  再麥當勞的時候,我們會趁人少的時候,找監視器無法看到的死角,偷偷的親嘴、擁抱。


  在網咖時,我們會找角落的位置,我坐在他的大腿上,他則從我的背後環抱著我。


  而他的手,則時常的會亂摸到一些敏感地帶。


  我卻完全不介意的隨他撫摸。


  有時他送我回家之前,我們還會在南港公園一起手牽著手,繞著湖邊走。


  好幾次在公園的涼亭裡,我幾乎全身上下都被他摸過了一遍。


  搞的我全身都軟弱無力,差點連路都不能走了。


  彼此之間,就只差沒有發生肉體關係了。


  這些甜蜜且又幸福的感覺,是我從來都沒有過的。


  跟之前尚未在一起的時候相比,那種感覺真是天差地別。


  而我對他的感情,也是一天比一天的更加深厚;對他的人,也是一天比一天的更加眷戀。






            *能夠不顧一切的愛著一個人,是一種幸福。能夠讓人不顧一切的為他奉獻,那是一種福氣。*









涵情默默6


  星期六的下午,我跟薩不正在麥當勞二樓的用餐區聊著天。


  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聊到了關於路癡的問題。


  薩不很有自信的說,『路癡,那是對於死爬蟲那個傢伙的最佳形容,他可是個連去西門町逛個街都還會迷路的超級大路癡。我可是從來沒迷路過,頂多是………會走錯路而已。』


  『真的嗎?那………我如果把我家的地址給你,你找的到嗎?』我語氣懷疑的說。


  『找不到我不會看地圖或是問人啊!根據我多年的經驗,得到了一個結果。那就是!路………是問出來的。』薩不沒好氣的說著。


  『那麼………我給你一個機會證明你不是路癡!』我似笑非笑的說著,然後拿出紙筆寫下我家的地址給他。接著語帶挑釁的繼續說道︰『今晚我家裡都沒人,就看你能不能找到我家囉!找到了,你將可以得到我陪伴你一整晚的豐厚獎勵!找不到,那我今晚就只能很可憐的跟我那大狗抱枕一起睡了!』


  我頓了一下之後又說道︰『當然啦!如果你不敢來證明的話,那就算啦!我也不會嘲笑你是個路癡的。』


  薩不冷哼了一聲,『哼!對我用激將法,妳就不要後悔!晚上就洗乾淨等著我吧!』口氣毫不掩飾的狂妄。


  我用著有點挑逗的口氣,在他的耳邊,火上加油的說︰『那………我今晚就等妳囉!』


  很難想像,這種話居然會從我的口中說出來。


  如果是以前的我,絕對不會有這樣充滿挑逗的語氣跟如此媚惑的神態出現。


  看來,認識了薩不之後,我那壓抑多年的本性終於被他給喚醒了。


  那個因為家裡重男輕女觀念而被不斷打壓的我、那個因為長年被人欺負卻只能夠忍氣吞聲的我、那個被人安排了將來卻無力做出任何改變的我,在他的面前,完完全全的消失。


  而這個我內心中最真實的一面,在薩不的面前才真正的、完整的、赤裸裸的表現出來。


  薩不卻能如同海納百川一般的完全接納我。


  雖然,他當時剛了解到我的真實本性時,還是有些錯愕的。


  畢竟,這和平時表現在外那文靜、怯弱的樣子,是有著極強烈的反差。


  平時的我,靜靜的、乖乖的、好似沒有任何主見,如同任人擺佈的傀儡一般。


  在他面前的我,是熱情的、豪放的、有著許許多多的個人思想,就如同我的星座,獅子座一般。






             *人的心中都藏匿著一頭被壓抑的兇獸,差別在於,關押那頭兇獸的囚牢是否堅固,有沒有人拿著鑰匙來將它解放。*






  當天晚上,七點半的時候,我家的門鈴響了。


  我拿著樓下大門的話筒詢問︰『哪位啊!請問找誰呢?』


  『我找蕭羽涵,我是薩不。』薩不語帶笑意的回著我。


  從他的笑意中,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認為我給他的這個考驗實在太過簡單了。


  然而,我也沒有想過要為難他就是了。


  一聽到是他,我馬上就打開樓下的大門,連同家中的大門都一起打開,不過卻只是將家中大門開了一條縫隙而已,畢竟我還是會擔心被鄰居給看到。


  而我則靜靜的在門後等待著他。


  他進來之後,我馬上將大門關上。


  才剛轉身,他就直接給了我一個擁抱,而我則是立刻送上一個充滿熱情的濕吻。


  兩人唇舌糾纏了五分鐘之後,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我將他帶進了我的房間。


  他進了房間,先是把那身上那件拿來當作騎車用的風衣,就是那件我每次都會看到的淡藍色長袖襯衫給脫下來,掛在椅子上。


  然後好奇的開始四處張望了起來。


  我則是走到書桌前,繼續跟著學校所給的作業開始奮鬥起來。


  為了不讓他覺得被我給冷落了,我告知了他一聲。『我先寫一下功課,你知道的………我父母會檢查的。』


  他點點頭,表示理解。


  當他將房子裡外都逛過一遍之後,看我依然很認真的在寫作業,也不打擾我,自動的從我房間的書櫃中拿出了一套漫畫,躺在床上開始看了起來。


  這時,我突然拿了一道數學題目問他。


  他看了一下之後,無奈的搖頭說著︰『妳還是別指望我這個專科畢業的,能夠在課業給妳什麼幫助比較好。』


  我笑了一下,點點頭之後,又繼續的跟這些書本奮鬥下去。


  其實,並不是我想要冷落薩不,而是因為家庭的因素,使我不得不先把這些課業的東西給解決。


  因為,我父母離家之前,給我下達的命令就是,要在他們回來之前把所有的作業寫完。


  倘若我沒有寫完,那麼以後想要有像今天這樣的能夠跟他獨處的機會,恐怕很難了。


  為了我將來的幸福著想,也只能忍著心中強烈的想要衝到他懷裡溫存的念頭,繼續跟著這堆萬惡的書本堆奮鬥了。


  說實在的,我還真有點羨慕薩不他的性格,因為他曾經為了反抗家中的管束,一個人就跑出去翹家三天。


  當時的他還只是國中而已。


  雖然,他最後因為被同學給出賣而被抓回家裡,但是家中對他的管束從此就有所改變了。


  而我………雖然我開始漸漸的有了些改變,但是要做到像他那樣公然跟家中對抗的地步,我就不敢了。


  可能是因為家庭長期在我心中累積下來的威勢,加上我已經習慣被家裡這樣的管束了吧!


  讓我總是提不起跟家裡反抗的念頭跟勇氣。


  當我寫完作業時,薩不他已經在我的床上睡著了。


  我拿下眼鏡,悄悄的爬上床去。


  靜靜的盯著他的臉龐。


  當我的視線轉移到他的嘴唇時,不自覺的就將自己的嘴唇送上。


  剛一親到他,薩不馬上就醒了過來。


  他曾經跟我說過,他是個警覺性很強的人,看來他說的是真的。


  『來我家,怎麼警覺性還是那麼強啊!是怕我把你給怎麼了嗎?』看他醒來了,我就調侃他說。


  薩不聳聳肩,無奈的說︰『沒辦法,長年培養下來的習慣,一時之間還改不了。仇家太多了,不小心一點不行。』


  我沒有理會他說的話,整個人直接騎到了他的身上,低頭又給了他一個法式深吻。


  彼此就如同乾柴遇上烈火一般的激情狂吻,他的雙手也漸漸的開始摸索著我的全身。


  當他摸到我的胸罩時,『脫了吧!可以嗎?』他詢問著我。


  我點點頭,隨即自己解開了胸罩,他的手也趁機從我衣服的下緣伸進來撫摸。


  從腹部開始,漸漸的向上探索而去。


  我瘋狂的向他索吻,他也火熱的回應著我。


  兩人的上衣在不知不覺中,都已經被無情的拋棄在地上。


  然而,雖然彼此都已經進展到了這樣的地步,但他卻遲遲不肯突破我那最後的一道防線。


  我知道他心裡在猶豫、掙扎些什麼,但也不想強求。


  畢竟,我知道他也是在為我著想。


  能夠和他這樣在一起,其實我就很滿足了。


  這晚,我和他彼此赤裸著上身,相擁而眠。


  卻是讓我那壓抑的心靈,得到解放的救贖。


  彷彿有什麼東西從裡面被釋放了出來。






            *你就如同那把能夠解開我心鎖的鑰匙,將我從黑暗的深淵中拯救出來。卻也是你,將我推入了另一個沉淪的地獄之中。*






  隔天早上,我醒來時,他依然抱著我熟睡著。


  看了一下時間,才七點半。


  我剛一想要起身,他卻馬上就醒過來了。


  他笑著對我說︰『早安!』然後輕輕的給了我一個吻。


  我也回吻了一下,躺在他的胸膛上。『嗯!早安!』


  兩人就這樣無聲的依偎了許久,我才起身說︰『先去洗個澡吧!』


  他壞笑的對我說︰『一起嗎?』


  我聽他這麼一說,愣了一下之後才害羞的輕輕點了個頭。


  『你先洗吧!我再瞇一會!中午我還要去麥當勞打工呢!』看到我點頭,他反而自己不好意思了。


  看到他退縮了,我的膽子立刻大了起來,馬上用激將法來對付他。『真沒種!我個女生都不怕了,你在怕什麼!』


  他聽到之後,皺了個眉頭。腦袋瓜的思緒好像正在掙扎著一般,一會之後,才嘆了口氣說︰『唉~隨妳說吧!』


  看到他那麼無奈的表情,我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不鬧你了啦!我先去洗個澡,然後就去買早餐回來吃,你再睡一會吧!』


  等到我洗完澡,出去買了美而美的早餐回來之後,薩不果然還是再睡。


  我叫醒他,一起吃了早餐之後,就要他先行離開。


  再門口時,『薩不,你先回去,我把家裡整理一下之後,下午我們在麥當勞見!』


  他點了頭,隨後又給我一個擁抱外加深吻之後才離開。


  等到他離去之後,我就開始把家中他曾經來到過的種種痕跡給清除。


  先是把我的房間,仔仔細細的打掃了一番。


  隨後用芳香劑將他殘留在我房間中的菸味給掩蓋。


  然後就是把剛剛吃完的早餐拿到外面的垃圾桶去丟。


  把這一切都做妥善的處理好之後,我又四處仔細的檢查了一番,這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是否,有重重阻力的愛情,才更加能夠讓人刻骨銘心。*

TOP

涵情默默7


  下午,當我到麥當勞時,只看到他跟爬蟲兩個人正在進貨。


  看來薩不自己吹說他跟爬蟲是店裡的進貨達人果然是真的,不然怎麼每次都是看到他們兩個人在進貨呢!


  跟他們兩人打了個招呼後,我就跟平常一樣,點餐、上樓、看書。


  大概一個小時左右,我就看到薩不跟爬蟲兩個人拿著餐點上樓來了。


  薩不跟我打了個招呼後,就跟爬蟲進了員工休息室去了,而我則是繼續吃著薯條喝著飲料一邊溫習我的書本。


  十五分鐘後,薩不應該是吃完員工餐點了。


  他套了件衣服遮蓋員工服裝,依舊是那件他拿來當風衣的淡藍色長袖襯衫。


  對著我下巴撇了一下,招呼我跟著去他抽煙的地方,然後就先行一步下了樓去。


  我將書本放到隨身的袋子中,就緩緩的背著包包下樓去了。


  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老實說、還挺讓人興奮的。


  可能是被家裡壓抑的太久了,一直得不到適當的疏發。


  直到認識薩不之後。


  他將我心中那叛逆的人格給釋放了出來,現在我有種河水決堤氾濫的感覺、一發不可收拾。


  但是,我並不討厭這樣的感覺,還隱隱喜歡上這種害怕被家裡、週遭朋友發現的刺激感。






                        *是否,轟轟烈烈的愛情比細水長流的愛情更讓人嚮往,更讓人貪戀呢?*






  當我到達他們抽煙的老地方時,還沒說上話,薩不身邊的爬蟲馬上先跟我開口,還批哩趴拉的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小涵,妳說,我是不是比薩不還帥!像我這樣為人誠懇、正值又善良的新一代好男人已經不多了,?什麼感情路就是如此的崎嶇坎坷呢?唉~難道真的是連老天都忌妒我嗎?』爬蟲用一種自怨自哀的語氣說著。


  說真的!如果不是因為我跟他們這群畜生已經很熟了,我恐怕會馬上把爬蟲他屁股下的椅子給拿起來砸在他臉上。


  他的自戀跟講話的機車,已經達到天怒人怨,人神共憤的地步了!


  這時,薩不撇了爬蟲一眼,淡淡的說。『你要問這話,也該找個不認識的人問吧!小涵跟我們都那麼熟了,更別說她還是我馬子!問這種問題,是太久沒人吐槽你了所以你才要這樣找虐嗎?』


  爬蟲馬上一改剛剛那悲憤的態度,馬上反駁。『你不要破壞我的形象好不好!』


  我跟薩不兩人同時用著一種不屑的眼神看著他。隨後一起開口說︰『你還有形象可言嗎!』


  看到我跟薩不這麼的有默契,爬蟲憤憤的轉過頭去。『哼!你們懂什麼,跟你們夫妻倆講話,我會氣死!』


  此時薩不跟我,對看了一眼,相視而笑。


  接著,我就熟稔的坐到了他的大腿上,而他也伸出右手環抱我的腰際。


  這時,電燈泡爬蟲又開始不滿了。『喂喂喂!你們兩個當我是死人喔!要恩愛不會找個沒人的地方去嗎?是怎樣!欺負我現在沒女朋友在身邊就是了啦!』


  薩不依舊不屑的撇了他一眼,然後就把我的頭扳了過來,直接給了我一個法式熱吻!


  一旁的爬蟲看到薩不這樣強烈的視覺刺激後,非常不滿的喊了出來。『好你個死走獸,你好樣的!給我一顆這麼大顆的閃光彈,惹不起我躲行了吧!』說完把手中的菸頭往薩不這邊一彈,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薩不眼明手快的大手一揮,就把菸頭給拍掉了。


  我看著爬蟲離去後,轉頭詢問薩不。『這樣好嗎?我們是不是太過分了啊!』


  薩不聳了聳肩,『不這樣刺激他一下,他又怎麼會有動力去做決定呢!』


  我疑惑的回答︰『不懂?你再說什麼啊!』


  薩不輕輕的嘆了口氣,『沒什麼,不重要!』


  我點點頭,應了他一聲。『喔!』


  『今天是星期天,妳一樣要五點半回到家嗎?』薩不讓我側坐在他大腿上後問我。


  『嗯!超過時間回去的話,以後假日想出門都很難了!』我有點失落的回答。


  沒辦法像別人的女朋友一樣常常陪伴在薩不身邊,還得偷偷摸摸的不讓我家裡人發現,這對他來說應該是很不舒服的一件事情吧!


  薩不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我的頭輕輕的壓到他的肩上倚著。


  彼此就這樣享受著這短暫而又彷彿偷情一般的溫存時刻。






                                        *短時間的包容,誰都做得到。但………如果時間長呢?例如︰一輩子………*






  短短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一下就過了,接下來薩不回去麥當勞繼續上班,而我則是回去坐在老位置上繼續看書。


  兩人相處的時間就是這樣少的可憐,雖然每天都能夠有一小段的時間可以看見對方,卻無法在一起依偎溫存。


  然而這種有阻礙的感情更是讓我沉淪著迷,無法自拔。


  日子就在我們如同偷情一般的相處中流逝而去。


  今天又是一個我父母晚上不再的星期六。


  下午我已經跟薩不說了,叫他下班後直接來我家找我。


  晚上七點,吃過晚餐送父母出門後,待在書桌前面看書寫作業的我心情卻一直不安忐忑不安。


  對於薩不的即將到來,懷著滿心的期待,卻又有點擔心像上次那樣超尺度的快速進展又會發生怎麼辦!


  雖然,我願意為他奉獻我所有的一切,但是對於那沒有接觸過、嘗試過的領域,心理不由自主的開始感到不安。


  上次雖然沒有直接進入最後一步,在心中感到慶幸的同時,也有著失落的感受在心中不停徘徊。


  時間就在我胡思亂想中溜走了,而眼前的作業卻只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一。


  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八點半了。


  薩不今天是九點下班的,在不快點把這堆阻擾我跟愛人溫存的萬惡作業解決的話,能和薩不相處的時間就得浪費不少了。


  於是我只好強迫自己快點靜下心神來,盡可能的在薩不來到之前處理掉大部分的作業。


  當薩不按響我家的門鈴時,我也只完成了三分之二而已,不過我不想管那麼多了!想要見到薩不的那種衝動讓我已經不顧一切了!剩下的明天在解決好了。反正只要在我爸媽回來以前把這些作業處理掉就行了!


  當我按下樓下大門的開門鎖後,然後將我家的兩道大門給打開,輕輕的虛掩靠著。


  而我自己則是回到房間書桌前,假裝寫作業,其實卻是在平復自己那激動不安的心情。


  薩不進了房子後,盡量小心的讓門口兩扇大門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響來關上。


  隨後就直接的進到了我的房間來。


  他看我還在跟作業繼續奮戰,就走過來摸摸我的頭後說︰『妳先繼續寫功課吧!我看漫畫等妳。』隨後就去書櫃拿出他上次還沒看完的漫畫,就這樣整個人背靠牆壁,坐在我的床上看起漫畫了。


  依舊是和上次一樣,薩不又看漫畫看到睡著了。


  想來是上班太累的關係吧!


  一個小時候,我終於將桌上這堆該死的作業給寫完了。當我剛爬到床上,薩不又馬上睜開眼睛醒了過來。


  我也知道他的警覺性高過常人,於是就笑笑的說︰『又失敗了呢!這次還是被你發現了。』


  薩不也笑了一下後問我︰『我昏迷了多久?』


  昏迷?一般人不會用這樣的形容詞吧!


  雖然有些乍異薩不對自己睡著時所用的形容詞,但我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一個小時左右吧!』


  他眼睛轉了幾下,然後喔了一聲之後依然躺在床上。


  而我也主動的躺到他的身邊。


  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的躺了大概十分鐘左右吧!


  接著,也不知道是誰先打破這恬靜的狀況,將自己的唇與對方的唇緊緊貼住。


  舌頭在對方的口中相互交纏著。


  彼此的雙手也深深擁抱著對方。


  如同乾材遇上烈火一樣,只想要更加用力的抱緊對方,更加熱烈的回應對方。


  彼此身上的衣著也一件一件的脫落下來。


  至於我先前的不安與焦慮在這一刻已經被慾望的火焰給燃燒的連灰都不剩。


  腦海裡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更加的努力回應薩不,更加的用力緊抱住他。


  他就是我的所有,他就是我的一切。


  其他的東西!那是什麼?都滾到一邊去吧!


  現在的我只想盡情的感受他對我的那濃濃情感,也只想讓他也感受到我對他那如烈火般的愛意。






   *熱戀中的人總是被感性牽著走,等到事過境遷之後,才發現當初的自己是如此的愚昧無知,是這麼的容易被自以為是的慾望給左右。*








涵情默默8


  早上七點鍾,薩不起身的動作把我給驚醒了。


  為何要說是驚醒的呢?


  因為,昨天晚上我跨越了那道讓我從女孩變成女人的門檻。


  心裡面的那種不安與徬徨的感覺,在慾望的熱火冷卻平息下來之後,在我一覺醒來之後,全面爆發了。


  當我轉過頭,看到了薩不那溫柔且關愛的眼神,心中的一切恐慌就好像煙消雲散了。


  『吵醒妳了嗎!抱歉喔!再睡一會吧!我先去洗個澡。』薩不輕柔的摸著我頭說著。


  『嗯!』看到她對我做出如此親暱的動作,我害羞的輕輕應了他一聲。


  薩不對我笑了一下後,起身下了床,就這樣光著身子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而躺在床上的我,下體有些疼痛,腦袋瓜裡也有些混亂。


  昨天晚上的情景,一慕慕不斷的在我腦海中撥放、倒帶,再撥放。


  也不知是過了多久,洗完澡回來的薩不看到我躺在床上,兩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發呆。


  開口問了一句︰『妳後悔嗎?』


  聽到他的問話,我回過神來望著他。


  看著他那有些懊悔與不安的神色,我愣了一下。


  隨後,用搖頭來表示我的回答。


  薩不的神色也回復如常,隨後也只是點了點頭來回應我。


  接著,薩不掀開蓋在我身上的棉被,整個人壓到我身上。


  我也很自然的雙手緊抱住他。


  兩人的唇緊緊的貼住,舌頭在彼此的口中不斷交纏。


  幾分鐘後,他用一種極度壓抑的口氣在我耳邊輕輕的說﹕『還想玩火嗎?妳該去洗澡了。』


  我看著他的雙眼,感受到他克制住的慾火,也體會到他疼惜我的心情。


  又給了薩不一個濕吻後,乖乖的起身,離開房間去浴室洗澡了。


  當我洗完澡出來,回到房間時,薩不已經穿好衣服。


  他從床上起身,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臉頰說﹕『我該走了!』


  我看了一下書桌上的鬧鐘,已經是早上八點半了。


  心中雖然很不捨,很想繼續跟他溫存多一會兒,想在他的懷抱中繼續貪戀著他身上的味道。


  可是,我不能。


  我的父母就快回到家了,也只好讓他離開了。


  


                          *任何事情的第一次,無論是好是壞,無論是喜是悲,總是讓人難以忘懷的深刻*






  當我把家裡整理好,沒多久父母也回來了。


  戰戰兢兢的跟爸媽聊了幾句話後,我就飛快的回到房間中。


  躺在床上,腦中思緒不停的翻飛。


  有害怕父母發現我交了男朋友並且還發生關係的驚恐,有陷入愛情時的那種甜蜜心情,還有對於昨晚跨越了那條女孩變成女人的界線之後的害怕以及羞澀。


  就這樣胡思亂想中,我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媽媽給叫了起床,她是來要我去吃中飯。


  隨隨便便的扒了兩三口飯之後,我跟爸媽說︰『爸!媽!我作業做完了,我去麥當勞看書喔!』


  我媽聽到之後就說︰『在家不能看嗎?怎麼每次都要去外面看書呢?』


  『………………』我沒有回答,這是我在家中被迫養成的習慣。


  因為我知道,我多說只會多錯。


  我的想法、做法、理由對他們來說都只是藉口。


  餐桌之上就這樣沉默了幾分鐘。


  我爸看氣氛不太好,就當和事佬的開口對我媽說︰『小涵想去就讓她去吧!假日還都整天待在家裡也不是什麼好事,小孩子總是要多去外面走動走動才好。』


  媽媽瞪了爸爸一眼,才不耐煩的說︰『去吧!去吧!』


  我點點頭,表示聽到了。


  隨後默默的吃完飯,幫忙將碗筷收拾好後,才回房間去整理要帶去麥當勞看的書。


  出了門,我帶著歡愉的心情,快步走向麥當勞去。


  十分鐘後,我踏著輕快的腳步,拿著點好的餐點走上了二樓的用餐區。


  今天雖是假日,但中午的人潮反卻沒很多!因此我很容易的就找到了一個無人的圓桌。


  這裡人潮最多的時間,應該是平日,畢竟就在捷運站對面而已。


  熟練的放下餐點,打開提袋,順手就拿出一本數學的參考書來,開始邊吃薯條邊啃書了。


  一點左右,有個把淡藍色襯衫當外套穿的人,拿著一份餐點坐到了我身旁的位置。


  我看了他一眼,給了他一個甜甜的微笑後,注意力又轉回到了書本上。


  而他也點了點頭,開始吃起了他的餐點。


  不得不說的是,他吃餐點的方式很特別。


  吃薯條灑胡椒鹽就算了,他吃麥香堡會把它分兩層來吃,而且一定會在裡面的牛肉片上面再灑一包胡椒鹽。


  他這一份餐點就用掉了六包胡椒鹽,其它番茄醬之類的東西都不用。


  曾經我問過他這個問題,他給我的回答是︰『我幾乎每天都吃這的東西,如果不弄出一點變化,那我應該會看到麥當勞就想吐了吧!』


  他還很不以為然的說︰『很多特別的吃法,例如番茄醬加砂糖、薯條配糖醋醬或是蜂蜜介末醬,都是員工吃膩搞出來的花樣。我這樣還算正常了!至少我沒把奶精加到可樂裡面、漢堡裡面加糖醋醬。』


  十分鐘後,他吃完了餐點,用手肘輕輕的撞了我兩下,隨後就起身把桌上的餐盤跟垃圾拿去處理掉,接著就下樓去了。


  我了解他的意思,他要去旁邊的自助洗衣店門口抽煙。


  稍微整理了一下桌上的參考書,我就跟著下樓去了。


  


                  *不能公開的戀情讓人心酸,卻又有著偷情般的刺激。不能被人所知的交往,如同毒品一般的讓我上癮*






  我們之間的戀情,只有他身邊的幾位朋友知道。並非是他有意隱瞞,而是我不願讓太多人知曉。


  雖然無法如同一般的戀人能夠正大光明的交往,他卻也沒有任何的怨言。


  當薩不第三次來我家過夜時,他似乎被我的主動以及熱情給嚇到了!


  我用著從網路上、色情書籍上所學來的種種姿勢、技巧以及動作,生澀的在他身上全部施展開來。


  當晚,我的房間內充滿著慾望的聲色。


  我們如同兩隻互相舔舐傷口的野獸,用著最原始的肉體動作來治癒彼此心中的傷痕。


  這種種行為,完全打破了我過去那乖巧聽話的假面具,把我那真實又懦弱的自己從中給解放出來!


  我們之間無法像普遍的情侶那樣能夠一同出門遊玩、逛街、看電影。


曾經,我和他在麥當勞的二樓用餐區,趁著無人的時候,躲到監視器看不到的地方激情熱吻。


  夜半深更的時候,他騎著機車接我到他家中激情纏綿。


  甚至還有一次,他在爬蟲家過夜。


  我跑去找他,最後卻在爬蟲的房間裡,兩個人就在這樣做起愛來!


  連隔著一個房門外還有其他人在的事情都不管不顧了!


  這種種的行為,既刺激又讓我著迷。


  或許就是因為如此,所以每每我們見面之時,都是熱火激情,彷彿要把彼此燒溶一般。


  然而,或許是這把火燒的實在是太過猛烈了,三個月之後就因為薪材燃盡而熄滅了。


  熄滅的原因,是我從他的好兄弟爬蟲口中聽到讓我心碎的事情!


  那天,爬蟲跟他女朋友邀請我到他的家中,用著沉痛的語氣對我說出這傷人的消息。『前天晚上,我跟我女朋友小純以及薩不,還有我的一個網友亞麗到薩不家裡玩。邊打牌邊喝酒,最後玩到了真心話大冒險跟國王遊戲。』爬蟲說到這裡,停了下來,點了跟菸抽上。


  我看他沒有說繼續下去的打算,緊張的追問︰『然後呢?你快說呀!』


  爬蟲看了一眼小純,似乎是示意要她講下去。


  我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向了小純。


  而小純則是有些懊惱的瞪了爬蟲一眼,才無奈的轉過頭來對我說︰『那天玩的太晚,大家又喝了不少的酒,所以就決定在薩不家過夜。我跟爬蟲借了一個房間睡,而薩不則跟亞麗睡。』


  聽到這裡的時候,我的心中猛的磕答一聲,眼中開始溢出那我拼命克制的淚水。


  但我還是強忍悲痛的心情,要小純繼續說下去。


  小純看我神色哀傷,猶豫了一會後繼續說︰『半夜我起床上廁所的時候,經過他們房間。看到房門沒關,裡面又傳出奇怪的聲音,就好奇的走進去偷看了一下。』說到這裡,小純頓了一下,似乎在想該怎麼說。


  半分鐘後,小純才開口說︰『我看到棉被外面他們所露出的雙腳,似乎是薩不趴在亞麗的身上。』說完這段話之後,小純便不再開口,而是搶過爬蟲手上的菸抽了起來。


  之後的事情,我完全沒有印象了。


  當我回過神時,我已經趴在房間的床上,矇著棉被啜泣。


  我不敢放聲大哭,因為我害怕讓家裡的人知道在我身上所發生的事情。






                                            *連放聲大哭的權利都沒有的人生,是否太過悲慘了一些。*

TOP

虎虎虎虎虎虎

TOP

看帖子的要发表下看法

TOP

看帖子的要发表下看法

TOP

看帖子的要发表下看法

TOP

好贴,绝对要支持下!!~~

TOP

看帖子的要发表下看法

TOP

好贴,绝对要支持下!!~~

TOP

看帖子的要发表下看法

TOP

好贴,绝对要支持下!!~~

TOP

感謝 謝謝分享

TOP

回復 3# clsh670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