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我的舅嫂...*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2018-7-12 04:55 編輯

自從舅哥有了外遇後,我覺得有了希望,處處留意舅嫂。
    舅嫂已經三十歲,比我大一歲,但她在我心中就是女神形象。
那年,我和正在熱戀中的妻子去看未來的嶽父母,第一次見到舅嫂,她就讓我眼前爲之一亮。
    她身材不高,隻有一米六,稍稍有些胖,正符合肉感女人的标準。
白淨的一張臉,大眼睛閃着光芒,不薄不厚的紅嘴唇,一笑就露出潔白的牙齒。
她不是楊柳細腰,但因爲胯骨很寬,顯得體型十分均勻,特别是那大屁股,鼓鼓囊囊,厚厚實實,确實迷人。
    舅嫂是稅務局的,穿便服的時候比較少,隻要見到面,就會看到稅務局的制服,洗的非常幹淨,又非常合體,上面卷發披肩,下面半高跟黑色皮鞋铮亮,怎麽看都是一個标準的女人。
我很納悶,這樣标志的女人,舅哥怎麽能放棄,在外面要找女人呢?
每次看到舅嫂緊皺着眉頭,我就心疼,恨不能立刻把她擁到懷裏,好好安撫那顆受傷的心。
    我認爲的機會終于來了。
那天我喝了些酒,正好在路上遇到舅嫂,我借着酒勁和她聊天,故意的說起舅哥的事,說替她惋惜。舅嫂見我有些搖晃,說:「小剛,你喝多了吧?」
我卻認爲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就像舅嫂表達愛慕之情,說:「嫂子,别搭理我哥了,其實我很喜歡你。」
舅嫂睜大了眼睛看着我,表情十分驚愕。我就把手伸過去,按住了奶子。
當時街上還有人路過,舅嫂連忙把我手拿下來,說:「小剛,你喝多了,回家去吧。」
然後,一轉身走了。
    我當時真是糗透了,本來想的好好的,應該這樣說,嫂子,我有件事一直想和你說,我喜歡你。
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馬上離開,以後也不會騷擾你,請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别人。
然後就靜觀其變,按理說,舅哥有了外遇,舅嫂此時的心情一定不好,很快的就能給我答複。
可偏偏我有些喝醉了,伸出了鹹豬手,這讓我後悔不已,整天坐卧不甯,生怕舅嫂把這件事說出去,我沒臉做人。
以後的日子裏,我每次見到舅嫂都不好意思,想解釋又沒有機會。
還好,舅嫂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
    一次,在嶽母家,舅嫂警告舅哥,說:「史小河,我們可以将心比心,我要在給你戴上綠帽子,你會怎麽想?」
    舅哥是一個極其小心眼的人,又很自私,準确的說,還是一個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人,但是,他又是很裝逼的一個人。
聽了舅嫂的話,他說:「你怎麽那麽小心眼呢?其實我在外面就是逢場作戲,和你才是真的,我們畢竟都有孩子了。」
    舅嫂說:「那我在外面也逢場作戲,你會怎麽樣?」
    舅哥說:「我是男人,你是女人,這一點懂不?」
    舅嫂說:「别管男人還是女人,我就問你,我像你這樣,你能受得了嗎?」
    于是,兩個人争吵起來。
舅哥一直說自己是逢場作戲,作爲男人是應該的,因爲現在的男人都是這樣,就是不回答舅嫂的問話。
而這時,一向護犢子的嶽母,卻在一旁幫兒子說話,她說:「小靜啊,看開點吧,現在就是這個時代,你看看你二舅,不也是一樣嗎!再說了,小河掙錢不是交給你嗎?證明心裏還是有這個家。慢慢來,以後歲數大了就好了。」
舅嫂氣得翻了翻白眼,氣得沒說話,而是看了我一眼。
後來才知道,舅嫂這些對話就是給我聽的,但當時我沒明白。
    轉眼到了春節。初三這一天,是嶽母家大團聚,兒子兒媳和女兒女婿領着孩子都來了。
現在過年哪都一樣,除了吃喝外,剩下的就是打麻将玩。
嶽母家是兩兒兩女,麻将卻隻有一副,所以每家隻能出一個人玩。
我是個怕媳婦的人,向來不去争搶位子,在另外一個房間裏帶孩子。
而舅嫂喜歡玩,往年常常和舅哥倆争奪位子要争吵一會,最後還是掙不過舅哥,隻好坐在一旁觀看。
可今年,舅嫂沒有去争奪位子,也沒有在一旁觀看,和我在一個屋子裏,但她眼睛直直的看電視。
    和往年一樣,等孩子玩累了,橫七豎八的睡着了,我就要回家,因爲我習慣睡寬敞的地方,不喜歡和孩子們擠在一張床上。
見我要走,舅嫂也站起來,說也要回家。舅哥虛情假意的站起來,讓舅嫂玩,舅嫂冷冰冰的說:「不玩!」
這也正符合舅哥的意圖,舅哥是見到玩就走不動的人,就囑咐我,說:「小剛,把你嫂子送回家。」
然後又很關心的說一句:「送上樓,你嫂子怕走夜路。」
舅嫂不冷不熱的說:「不用你關心,能把自己管好就行了。」
    我家住公園區,正好順路。
當時,我還沒有汽車,和舅嫂騎着自行車一起走。
    一路上,我心裏即高興又害怕,高興的是第一次和舅嫂,這樣的美女單獨走在一起,心裏泛起波瀾;害怕的是,上次求愛剛過兩個月,記憶猶新,怕舅嫂責難。
    所以,在路上我們誰都沒有說話,就這樣悶着頭騎自行車。
轉眼就到了少年文化宮,按理說我應該繼續往前走,舅嫂拐彎再走二百多米就到家了。
就按着舅哥的吩咐,和舅嫂一起拐彎騎了進去,來到了舅嫂家的樓下,鎖好車子,把舅嫂送上樓。
    舅嫂家住在二樓,樓洞裏感應燈壞了,一片漆黑,我用手機裏的電筒照亮,舅嫂找到鑰匙打開門,伸手把餐廳裏的燈打開,霎時間樓梯走廊就亮了。
我轉身要走,就聽舅嫂說:「進屋坐一會吧。」
語氣好像是客氣話,又好像是在請求,我一時也分辨不出,就說:「不啦!」往樓下走去。
舅嫂說:「我有事想問問你,進來吧。」
我回頭看舅嫂,因爲客廳裏的燈在她後面,看不清臉上的表情。
但是我十分想和舅嫂在一起,所以我回身上來,走進屋裏。
舅嫂順手把門關上了。
    舅嫂的家是個單間,雙陽的房子。
進門就是餐廳,簡直走是廚房,往左拐是卧室的門,門邊是廁所。我随着舅嫂走進卧室,這個卧室隻有十五平米左右,平時也當客廳用,所以有一個二人沙發,我習慣的坐了上去。
沙發旁就是一張二人床,這就是舅哥和舅嫂睡覺的地方,我每次來都要看着床暗想,這就是美女舅嫂挨肏的地方。
床的對面擺着立櫃、電視櫃、還有一個梳妝台,屋裏顯得很擁擠。
    「小剛。」舅嫂脫下大衣,挂在衣架上,
「那天的事你還能記得不?」回身坐在床上,看着我。
    我知道她問的是那天我酒醉之後,伸出鹹豬手的事,不由得一陣心慌,暗想:堅決不能承認!
于是說:「哪天?什麽事?」
    「呵呵。」舅嫂慘笑了一聲,「作爲一個男人,那天有膽量表達,今天怎麽沒有了呢?」
    我不知所措,繼續裝很無辜的樣子,說:「嫂子,我喝多了,都忘了。」
    「呵呵。」舅嫂又笑了,「喝多了都能記住,那天的事卻不記得了嗎?」
    「我喝醉了就什麽都不知道了。」我還想負隅頑抗,說。
    「哼!」舅嫂的臉冷冷的,用鼻子哼了一聲,「你真不是男人,走吧!」下完逐客令後,歎了一口氣。
    此時的我,從亂糟糟的腦子裏清醒過來,我覺得這是一次絕好的機會,不能再錯過了。
可是,舅嫂要是征讨我怎麽辦?我還是小心爲好,于是,我撲通跪在地上,扶住舅嫂的腿,說:「嫂子,我想起來了,那天是我錯了。我哥對你實在不公了,你對他實心實意,他還讓你傷心,我看着心疼,才做出那個舉動的。」
    見舅嫂仍舊坐在床上沒有動,我接着說,「嫂子,實話實說吧,我自從見你第一面,就對你有了好感,一直想擁有你。可是當我看到你和我哥那麽恩愛,我隻有把這種愛深深的埋進心裏。去年,我見我哥有了女人,就覺得機會來了,有了不良的想法,這才……」
我說了很多的理由後,又接着說,「嫂子,我知道你那麽漂亮,根本就看不好我,是我想癞蛤蟆想吃天鵝肉了,是我混蛋。嫂子,求求你,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好嗎?」
    「小剛,站起來,抱抱我好嗎?」舅嫂拉住我的手,同時站了起來。
    舅嫂的話聲音一點不大,但是就如晴天霹靂,把我腦子震的嗡嗡直響,真的不敢相信這是舅嫂說的。
我呆呆的擡起頭,看着舅嫂,那大眼睛中含着晶瑩的淚珠,默默的低着頭看着我。
我不敢造次,說:「嫂子,原諒我吧,以後我不敢了。」
    「抱抱我好嗎?」舅嫂看着我,兩顆淚順着漂亮的臉蛋流了出來。
    這回,我不但親耳聽到舅嫂這麽說,還親眼看到是從舅嫂嘴裏發出來的。
于是,我站了起來,緊緊的把舅嫂攬在懷裏。舅嫂也緊緊的抱住我的腰,竟然嘤嘤的哭泣起來。
我說:「嫂子,委屈你了。」抱得更緊。
舅嫂「嗯」了一聲,臉貼在我的胸前,抽泣的更厲害,同時也更用力的抱緊我。
我本想去擦幹舅嫂臉上的淚水,可又舍不得放手,于是我低下頭輕輕的用臉擦拭她的臉,舅嫂默默的接受了。
我的膽子慢慢大了起來,用嘴去吻熱淚,然後用舌頭舔舐那苦澀的淚水。
就在我要舔舐她嘴邊的淚水的時候,舅嫂把她的嘴迎上來,堵住了我的嘴,立刻我們開始親吻起來。
    這時刻是我永遠難忘的。舅嫂的淚水是苦澀的,但小嘴是香甜的,特别是那小舌頭在我嘴裏靈活的運動着,好像舔到了我的心裏,使我渾身上下有一種騷動。
    我的手慢慢下滑,摟住想念已久的屁股上,捏了一把,比我想象的要柔軟。
舅嫂松開嘴,輕輕的說:「不要這樣。」
可我此時已經按捺不住,把雙手都按了上去。
    舅嫂沒有繼續反對,摟住我,小嘴又貼住了我的嘴。
    「我有些迷糊,想躺一會。」舅嫂說。
    我抱住舅嫂往床上放。
舅嫂一伸手,把燈關了。
我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麽了,壓住舅嫂仍然親嘴,手卻在身上亂摸着。
就在我要解褲子的時候,舅嫂有些反抗,但又不反抗了,相反的配合着我。
不一會,舅嫂的衣服就脫光了。
借着窗戶外路燈的光亮,我看到舅嫂的身體是那麽冰潔玉清,使我的雞巴硬如鋼鐵。
舅嫂說:「不要啊!」拉住我,禁止我脫自己的衣服。
我隻好趴上去,一邊吻着舅嫂的嘴,一邊脫衣服。
最後舅嫂驚叫一聲,說:「媽呀,你什麽時候脫的,我都不知道。」
    然後又說,「小剛,别這樣,我們親親摸摸就行了。」
可此時的我,絕對是一個正常的男人,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的手指摳進了那濕滑的陰道,裏面已經是洪水泛濫了。
    「小剛,慢點,我好久沒做了,有點怕!」舅嫂終于叉開兩條腿,讓我跪在中間。
    「嗯!」我答應了一聲,握住雞巴,慢慢的慢慢的插了進去。
    舅嫂的陰道很濕滑,一點也不費力。
當我摟住舅嫂滑嫩的雙肩,下面大力抽插的時候,舅嫂已經放下矜持,嘴裏咿咿呀呀的哼着,屁股一上一下的迎合起來。
    看來真是好久沒做愛了,我隻抽插幾下,舅嫂就開始全身抽搐着、扭動着,雙手在我後背上亂抓亂撓起來,在路燈的輝映下,我看到舅嫂的臉是扭曲的,但扭曲也有異樣的美麗。我知道舅嫂的高潮來了,更加賣力氣的抽插起來。
不一會,舅嫂像洩氣的皮球,全身癱軟下來,美麗的面容也恢複到了正常。而我,也在她高潮的時候,把精子統統射進陰道裏。
    這一夜,我沒有走,就這樣摟着舅嫂倒着的。
我們都知道,舅哥是見了打麻将就走不動路的人,更何況我妻子、小舅子和連襟在家裏,舅哥是不會回家的。
    但是,我和舅嫂都沒有睡,一直聊着,我這才知道,舅嫂完全是爲了報複舅哥,才和我上床的。
一開始,舅嫂十分憤恨,根本不怕舅哥堵在家裏。可我卻很怕事情敗露,于是告訴舅嫂,如果我們第一次就被發現了,報複就不算成功,我們要長久并且不讓舅哥知道,才能起到報複的作用。
舅嫂覺得我說的很有道理,答應了我們以後還要這樣做愛,但她又怕我會抛棄她。爲了讓她信任我,我又做了一次。
就在早上要起床的時候,我們又做了一次。
    初四,我們要去親戚家拜年的,所以我們必須去嶽母家。
爲了不引起懷疑,舅嫂先走的,而我在舅嫂家吸煙看電視,一直等到妻子來電話,問我怎麽還沒來,我謊說剛起床,馬上就到,這才慢悠悠的騎着自行車往嶽母家去。
    舅嫂雖然有些困倦,但精神很好,不再愁眉不展,相反的有說有笑,恢複到往日快樂的樣子。
隻有我心裏知道,一個接受性愛後的女人,就會一身輕松。
我看着舅哥和舅嫂的親熱情景,我不禁暗笑,這個傻逼還不知道他媳婦體内,正流着我熱情奔放的精子呢。
舅嫂偷偷轉過頭,看了我一眼,擠了一下眼睛。
而我則暗自高興,因爲我終于得到了我想得到的女人了。

  二、
    自從和舅嫂有了這一次後,除了星期六和星期天,幾乎天天在一起做愛。
原因是,我的單位離舅嫂家不遠,走路隻需五分鍾;而舅嫂的單位離家也不遠,騎自行車也就七分鍾,所以我們天天中午見面。
本來,我們單位都是有食堂的,但爲了中午這難得的時間,我們都放棄了食堂,就在舅嫂家吃飯。
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是足夠用的。
而舅嫂稅務局,管理本來就不嚴,她可以提前回家,做好飯菜等着我。
說句實在的,舅嫂的手藝不錯,我很喜歡吃。
    舅哥的單位離家很遠,即使外面沒有女人,他也不回家的。
現在有了女人後,中午就更不能回家了,甚至到了晚上也要住在那女人的地方。
但是,我晚上不能陪着舅嫂,因爲她兒子已經五歲,明白事了,看見了我會說出去的。
再說了,也不知道舅哥什麽時間回家,堵到了就不能完成舅嫂的報複計劃了。
所以說,中午是絕好的相聚時間。
我妻子也很愛玩打麻将,晚上很晚才回家,如果她需要了,我也有充足的時間來儲存精子來應付她,故此我和舅嫂相聚是神不知鬼不覺。
    每次來舅嫂家,我都要在樓下徘徊一陣,等沒有人的時候,才上樓。
舅嫂也摸準我的時間了,就在二樓的窗戶裏看着,等我上樓來,就把門開一條縫隙等着,見我上樓才把門打開,我一閃就進了門。
如果遇到樓上下來人了,聽到腳步聲,舅嫂會把門關上,然後等腳步聲走遠了,再次把門打開。
而我假裝繼續上樓,然後在悄悄的下來,進屋。
    進屋後,第一件事就是把舅嫂抱住,親嘴,雙手緊緊的抱住舅嫂的屁股,捏着,摸着。舅嫂會笑呵呵的說:「吃飯吧。」
于是,我就抱着舅嫂坐在腿上,或者摟着她一起吃飯。
每次吃飯,我不親自動手,都是舅嫂用甜蜜的笑容看着我,一口一口的喂我,而我的手大多在衣服裏,揉着那大奶子。
舅嫂的奶子也很大,我十分喜歡。
舅嫂也願意這樣,把酒送到我嘴邊,一邊親着一邊喂。我們就像新婚的小兩口,過着無比幸福的中午。
    吃完飯,我就脫光了先上床等着。
舅嫂把碗筷收拾好了,就會笑嘻嘻的進屋,也上床倒着,等着我把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去,然後我們就進入正題——開始做愛。
有時候打開DVD ,我們一邊看着黃色影碟,一邊照着裏面的套路學着做。
    每次,我都要等到舅嫂高潮後,才把精子射進去,然後美好的中午時光就度過去了。
我們開始嬉笑着穿衣服,還時不時的說笑一番。
    快到快一點的時候,也是我們分手之時。
我們會站在門邊,一邊親吻,一邊聽着外邊的聲音,如果有人走動,我們就在那裏親吻摸屁股。
一直等到人走遠了,舅嫂會迅速的張望一下門鏡,确認沒有人了,才打開門,我一閃走出屋子,然後像正常一樣,步行上班。
而舅嫂則在我走後不久,才出門下樓,騎着自行車上班去了。
我總是開玩笑說:「嫂子,你是帶着我的精子去上班的。」
舅嫂會撅起小嘴說:「胡說,我在廁所裏洗幹淨了。剩下的,我隻有帶着走了,終不能用手一點點摳出去啊!」
    我很喜歡舅嫂的大屁股的,潔白如玉,還那麽厚實寬大。
經常讓舅嫂趴在床上,然後我跪在一旁,用手摸、捏、推拿,用臉貼,用胸蹭,用嘴親。
還掰開屁股,舔舐屁眼,順便把陰道也給舔了。
一開始,舅嫂問:「你不嫌髒嗎?」我說:「愛一個人,就不會嫌棄她任何地方。」
舅嫂聽了非常激動,說:「小剛,你真好。你哥從來沒像你這樣做過。」
然後,我跪在兩腿之間,用手扶住兩邊輕輕一使勁,舅嫂就明白我的意思,把雪白的屁股擡起,我的雞巴就從後面插了進去。
    可是,舅嫂從來不給我做口交,這讓我很失望。
終于在一天裏,我們改變了。
    這天,我們一起看光碟,裏面正在上演口交。
我把雞巴指向舅嫂,示意她也學着那麽做。
舅嫂看着我搖搖頭,我沒有強求她。
這時,光碟中兩個人開始做愛,女人站在床邊撅着屁股,男人在後面進入,就在要射精的時候,男人突然拔出雞巴,女人迅速轉過身子蹲下來,同時張開嘴。
男子自己撸起雞巴,那精子射在女人的臉上、頭發上、嘴裏。
舅嫂對這個動作很感興趣,說:「我們也像他那樣啊?」
    于是,我們也在床邊,學着光碟裏面的動作做了起來。
舅嫂說:「一會不許射到我嘴裏。」
    大約十分鍾後,我有了射精的欲望,連忙拔出雞巴。
舅嫂馬上轉過身子蹲下,嘴微微張開。
我沒有學光碟中的男子,而是直接把雞巴頂進舅嫂的嘴裏。
舅嫂沒有防備,急忙想躲開,可是腦袋已經被我抱住。
我緊皺眉頭,示意舅嫂不要動,舅嫂就用美麗的大眼睛看着我,好像是說,你好意思在嘴裏射嗎?
可是我哪裏能忍得住,把雞巴在嘴裏抽插着,那精子狂射出來。
舅嫂嘴含着雞巴,用責怪的目光看着我,即使我已經把手松開,她也沒把雞巴吐出來。
    雞巴在舅嫂的嘴裏慢慢的變軟,我輕輕的抽了出來,立刻精子順着嘴裏流了出來。
舅嫂連忙用手接住,想埋怨我,可剛說了一個「你……」就一陣惡心,連忙起身跑到廁所裏,撅着屁股沖着坐便吐起來。
我也跟了過去,一隻手撫摸着屁股,一隻手在後背上輕輕的摩擦。
舅嫂隻是把嘴裏的精子吐了出去,沒有吐出午飯。
    「你,你,你壞死了。」舅嫂回過身子,捶打着我,說。
    我把舅嫂緊緊的擁抱,雙手按住大屁股,壞笑着看着她。
    舅嫂說:「說好了不許射在嘴裏,你這個大壞蛋,還插人家嘴裏射!」
然後也抱住我,「你哥那東西,我從來都沒用嘴碰過。」
看了一眼電視,「我怎麽要和你做這個動作啊?」
又依偎在我懷裏,「告訴你噢,嘴裏都讓你射了,以後可要對我好些噢!」
然後又攥住雞巴,「這破東西,逮哪射哪,真不是東西。」
最後懲罰我把她抱到床上去,還懲罰我給她穿衣服。
    第二天,舅嫂說:「還像昨天那樣,但這次決不許射我嘴裏了。」
于是,我們和昨天一樣,在床邊做愛。
這次,舅嫂的嘴緊緊的閉着,美麗的大眼睛看着我用手撸。
精子噴發出來,射到舅嫂的臉上,頭發上,有一團精子竟然從眉毛上一直流到鼻子上。
舅嫂沒有擦拭臉上的精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慢慢軟下來的雞巴,然後,主動的張開嘴,含住雞巴。
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舅嫂給我做口交了。
    過了一天,我們還是這樣做愛,這次雖沒有做口交,是舅嫂伸出小手給我做的手淫,精子又射在臉上,然後又含住我的雞巴。
    以前,舅嫂來例假的時候,總是她給我撸出來,可有了口交後,幾乎沒用過舅嫂的手,即使在平時調情,舅嫂也經常給我做口交。
有一次,舅嫂把精子咽了下去,然後張開嘴,說:「你也沒射啊,你看,在哪裏,在哪裏?」
我就笑着把舅嫂摟在懷裏。
和舅嫂做口交,我們花樣翻新,有時我躺着,有時舅嫂坐在那裏,還有時候我們六九式……
慢慢的,舅嫂熟悉了我精子味道,說:「其實沒有什麽味的。」
很多時候,舅嫂會調皮的吧嗒吧嗒嘴,說:「真好吃。」
然後撲進我懷裏撒嬌。
    肛交我們也是看光碟學來的,當時是舅嫂主動的。
看着光碟,舅嫂發出感歎:「屁眼也能做啊?」
于是紅着臉又說:「我也想那樣。」
于是我們開始做。舅嫂的屁眼沒有水,很難進入,即使是抹了淫水也困難。
舅嫂說:「抹點肥皂,也許就能痛快點了。」
于是,她親自出去打來一盆水,用肥皂在雞巴上抹了。
爲了更加順利,我又拿起肥皂在屁眼上抹些。
雖然進入還是有些困難,但是,我們成功了。
事後,舅嫂說:「沒有什麽感覺,就是裏面漲呼呼的。」
我說:「可我覺得很爽。」
舅嫂紅着臉說:「如果你願意,以後随你了。」
    舅嫂時常問我:「在嘴裏和屁眼裏,你舒服嗎?給我講講心得。」
    我說:「嫂子,當我的雞巴放在你嘴裏的時候,我就想,這雞巴真的幸福,能進入這麽漂亮女人,又是這麽漂亮的嘴裏,而且這個漂亮的女人又這麽心甘情願,我的心就别提多美了。」
舅嫂溫順的倒在我肚子上,用嘴和手玩弄着雞巴。
    我接着說,「我一起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好好摸一下嫂子的屁股,因爲嫂子的屁股是那麽的美。現在,我不但摸到了,還肏進屁眼裏了,我真是快高興死了。」
    舅嫂會扭轉身子,讓我更好的撫摸屁股。
    「嫂子,我想求你點事。」
我說,「以後你的嘴和屁眼不許給我哥。行嗎?」
    舅嫂笑了,說:「嘴你哥親過,但從來也放進去過,他有過這樣的要求,我沒同意。屁眼嘛,他可沒有你的鬼心眼。」
    「嫂子,我是說這兩個地方是我的專用。」我說。
    「好好好,就給你留着,還不行嗎?」舅嫂說。
    「我們拉鈎發誓。」我伸出小指來。
    「好啊。」舅嫂說。
    兩個小指緊緊的拉在一起,我們相互的笑了,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在做愛的時候,我常常是摟着屁股,可非常不得勁,隻有摟着舅嫂的肩膀才能使上足夠的力氣。
可這樣,我就摸不到喜歡的屁股了。
于是我想了一個辦法,就是站着做愛。可是,舅嫂沒有我的身高,經常是把她抱起來。
問題是,舅嫂要把兩條腿夾住我的腰,屁股就堅硬起來。
我就讓舅嫂站在小闆凳上,隻是小闆凳不是高就是低,很不方便。
    爲了這件事,我和舅嫂都費盡了腦筋。
最後舅嫂說:「你還是找個木匠做一個吧。」
這句話提醒了我,于是我量好了尺寸,找到一個木匠,花了一百多元,做了一個合适的小闆凳。
當我把小闆凳拿到舅嫂家的時候,舅嫂高興的站了上去,說:「這回試試。」
我就把舅嫂的衣服脫下來,然後站在舅嫂的對面。
舅嫂把腿叉開,配合着我慢慢的把雞巴插進陰道裏。
    爲了防止舅嫂被我撞歪了,我兩隻手緊緊的抱住屁股,雞巴在陰道裏使勁抽插。
舅嫂問:「你爲什麽非要這個姿勢呢?」
我說:「你看,我的雞巴插進你的屄裏,一隻手摸着屁股,一隻手摸着奶子,還能親嘴,多好!」
舅嫂笑着說:「我還摟着你,是不是?」
我說:「就是就是啊!」
舅嫂說:「你的鬼點子真多,以後你想這樣就這樣吧。」
于是,我站着完成了射精。
    這天,我們又看光碟,一個乳交吸引了我們。
舅嫂的奶子很大,很适合做乳交。于是,我們學着光碟中的樣子,舅嫂躺在床上。
我騎在舅嫂的身上,把雞巴放在兩隻奶子的中間。舅嫂用兩隻手按住奶子,把雞巴包裹在裏面。
我雙手撐住床,屁股來回的動彈,雞巴在兩個奶子中間來回抽插。
一股精子就射了出來,都射在舅嫂那白淨的脖子上。
    「看你那舒服樣子,我都跟着舒服。」舅嫂說。
    我曾經坐在沙發裏,舅嫂跪在我面前,也用兩隻奶子把我雞巴緊緊包裹起來,而這時,我不需要動,舅嫂把身子上下來回移動,也能完成乳交。
這時我的手,在舅嫂那漂亮的臉蛋上撫摸,嘴裏說着動聽的情話。
舅嫂則笑眯眯的看着我,一直等到我射精爲止。
然後舅嫂撲到我懷裏,把身上的精子蹭了我一身,親嘴歡笑。

   三、
    一年過去了,除了星期天星期六還有節假日,每天中午我都要到舅嫂家,兩個人盡情的歡愉。
說句誇張的話,我射進舅嫂陰道裏的精子,足足能有一水舀子,射進嘴裏和肛門裏也能有半茶缸,這還沒算舅嫂給我撸出來的和乳交射在脖子上的。
我們相處的很快樂,做愛的時候也很默契。
    又是一個春節過去了。這些天舅嫂很氣憤,因爲舅哥和那女人更加頻繁來往,即使回家,也不和舅嫂做愛,反倒說看舅嫂坐姿不好看。
舅嫂氣的和他吵起來,舅哥也生氣了,說:「今晚我不回家了,單位有事。」
舅嫂氣得說:「你愛回家不回家,死了我也不管。」
舅哥把臉沉着走了,狠狠的把門關上。
    舅嫂看着舅哥的背影,氣得直哆嗦,給我打電話,說:「小剛,你哥今晚不在家,你來啊!」
我害怕舅哥回家,推脫不去。
舅嫂說:「我不管,你必須來。你怎麽和小燕撒謊我不管,反正你得來。」
舅嫂說的很堅決。
我說孩子在家,看到不好。
舅嫂說:「我現在就把孩子送我媽家去,你一會就過來。」
我沒有辦法,隻好和妻子說謊單位同事爸爸死了,我去幫忙,一宿回不來了。
然後叫了一輛出租車,來到了舅嫂的家。
    「媽的,他在外面找女人,我就找他妹夫玩。」
舅嫂見了我,狠狠的說一句,然後摟住我,
「小剛,今天你必須要我開心,不然就不放過你!」
    于是,我們脫衣解褲,上床做愛。
舅嫂已經發狂了,在做愛的時候,經常喊着:「肏我,肏我,使勁的肏啊!」
我就抱住舅嫂,雞巴在陰道裏使勁的抽插。
    到了半夜,我們就做了兩次,舅嫂有了四次高潮,而我也射了兩回。
做完愛,舅嫂的覺得報複完了,心情也好了起來,我們相擁睡在一起。
這是這一年裏,很少一次和舅嫂一起過夜。
    到了淩晨四點多,我醒來,想到昨晚舅嫂的淫蕩,不禁心花怒放,在舅嫂的身上撫摸起來。
舅嫂醒過來,問我是不是又想了?
此時的我根本沒想做愛,隻是喜歡玩弄舅嫂的身體,但見到這樣問,就說是有點想了。
舅嫂把一隻手握住雞巴,一邊親吻一邊撸起來。
我已經射了兩次,雞巴軟軟的,可沒過一會,雞巴在舅嫂的手裏硬了起來。
舅嫂就搬動我的身軀,示意我做愛。
    「要不,我們再報複我哥一回?」我開着玩笑說。
    「嗯,再報複一回。」舅嫂說。
    可是,雞巴沒有想象中的那麽堅硬,舅嫂說:「我還是給你含一會吧。」
于是,舅嫂趴在我身上,把屁股對準了我,小嘴把雞巴含住,随着腦袋上下移動,秀發也落在我的身上。
這次,我沒有舔陰道,而是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一隻手玩弄着奶子,一隻手玩弄着陰道。
我覺得我現在是最幸福的人,這麽一個漂亮的女人用嘴玩我的雞巴,我在玩她的身體。
想着想着,雞巴竟然硬如鋼鐵一般。
    「硬了。來吧。」舅嫂起身,然後倒下,分開兩條雪白的大腿。
    我隻好硬個頭皮上去,把雞巴插進陰道裏。
幾經折騰,舅嫂又來高潮,但我還沒有射。
說句實話,我真的有些射不出來了。舅嫂問我射了沒有?我說沒射。
    舅嫂問想射不?
我說再玩一會。
舅嫂點點頭,随我玩弄。
一個小時過去了,我仍然沒有射,而此時的舅嫂陰道裏已經幹澀,沒有多少水分了。
舅嫂說如果射不出來就算了,我們中午接着玩。
可我說時間還有的是,在玩一會。舅嫂點點頭,閉上美麗的眼睛。
    「嫂子。」我輕輕的叫着。
    「嗯?」舅嫂睜開眼睛看着我。
    「我哥不愛肏你,我來肏你!」我說。
    舅嫂一愣,但馬上反應過來,點頭說:「嗯,你就使勁肏吧。」
    幾句調情的話,再次點燃我們性欲的火焰,我的雞巴比剛才硬了,舅嫂的陰道裏也有水了。
看起來,隻有說些情話,才能讓這次做愛成功啊。
于是,我一邊肏着舅嫂,一邊開始了第一次做愛的時候的聊天。
    「嫂子,你愛讓我肏嗎?」
    「愛讓,你随便肏吧!」
    「嫂子,你愛讓我肏你哪裏?」
    「你愛肏哪裏就肏哪裏?嘴和屁眼,你随便。」
    「嫂子,你愛讓我肏你的屄嗎?」
    「愛!」
    「不行嫂子,我不要你說一個字。」
    「噢,我的屄愛讓你肏,行不?」
    「不行,你說出愛讓我什麽肏你的屄。」
    「好好,我愛讓你的大雞吧肏我的屄!這回呢?」
    「還不行,你得說出名字來。」
    一個女人再淫蕩,當要說自己的名字來,也要不好意思,舅嫂的臉頓時紅了,但還是鼓起勇氣,說:「我曲晶的屄愛讓你肏. 」
    「我是誰啊,怎麽沒有名字嗎?重說重說。」我摟着舅嫂催促着。
    「我曲晶的屄愛讓史小河的妹夫小剛肏. 」
    「不行不行,還沒說我用什麽肏呢。」
    「好好,我曲晶的屄愛讓史小河的妹夫小剛的大雞吧肏. 」說完把臉藏在我身下。
    「這回還差不多。」
    「那你呢?你也要說,和我說的一樣,到我答應了爲止。」舅嫂撅起小嘴巴,說。
    「好,我說。我小剛的大雞吧,最愛肏我嫂子曲晶的大肥屄!」
    這一段對白,使我們兩人興趣高漲,做愛也都有了激情。
舅嫂竟然又要高潮,說:「小剛,先别射,我好像又要上勁了。」
    「嫂子,你知道嗎?那年,你趴在床上看書,我在一旁偷看你的屁股,我當時饞壞了,真想上去摸啊。」
    「噢,你現在就摸吧。」舅嫂把屁股擡起來,讓我一隻手放進去。
    「嫂子,那年,你打麻将的時候,奶子放在桌子上,也把我饞壞了。」
    「嗯,現在是你的了,摸吧。」舅嫂拉住我的手,放在奶子上。
    「嫂子,那年你和我哥撒嬌,那嘴非常好看,當時我就想親你了。」
    「好好,你親吧,我願意你親。」
    「嫂子,摟住我。」我把嘴湊上去,親住舅嫂的嘴,舅嫂緊緊的把我摟住。
    良久,我說:「嫂子,我哥平時看見你和男人說話都嫉妒,你看看我倆,不但說着話,雞巴還在你的屄裏,手摸着屁股和奶子,還親着嘴。這要是讓我哥看到了,得氣成什麽樣?」
    「呵呵,我還這麽主動的抱着你。」
    「關鍵我們說的都是肏屄的情話啊!」
    「嗯,是的是的,我還求你小剛,使勁肏我曲晶的大肥屄……哎呀……小剛……使勁肏啊……求你了……肏我曲晶的大肥屄啊……我曲晶的屄就讓你小剛肏……哦……哦……肏啊,肏啊……我喜歡你的大雞吧……以後你肏我哪裏都行…  …我讓你随便肏……」
說着說着,舅嫂再一次高潮來了。這次高潮和往常不一樣,持續很長時間,越是叫高潮就越強烈。
    在舅嫂高潮過後,我也有了射精的欲望了。
我輕輕親吻着舅嫂的耳朵,說:「嫂子,愛要我的精子嗎?」
    「愛要,你就射吧。」
    「嫂子,你要把話說全了啊。」
    「嗯,我曲晶的屄裏,很需要史小河妹夫小剛雞巴裏的精子,求求你,快射我的屄裏吧!」
    「你的嘴裏愛要不?屁眼裏呢?」
    「小剛,你喜歡往哪裏射就往哪裏射,但今天一定要射我的屄裏,求求你了。」
    這時,我開始射精。舅嫂數着數:「一下、兩下、三下……太好了,你射的這麽多啊。等中午的時候,一定要射我嘴裏,明天射我屁眼裏,行不?你必須滿足我。」
    我拔出雞巴,親了舅嫂一口,說:「嫂子,我一定按着你的話去做。」
    「小剛,你真好。」舅嫂回吻着我,說。
    這一天是我最難忘的一天,也是一道分水嶺。就是從這一天開始,我和舅嫂的關系更密切了,就好像一對親密的夫妻。
舅嫂也是很開心的,她不再管舅哥外面有女人的事了,而把那份愛情都托付在我的身上。
我們的事,一直就是我們倆知道,誰也不會告訴的。
我親着舅嫂的嘴,雞巴插進舅嫂的陰道裏,一隻手摸屁股,一隻手摸奶子,一邊肏屄一邊聊天的模式,也傳了下來。
我說:「我們這才是偉大的浪漫愛情!」
舅嫂點頭承認。
    再說舅哥,見舅嫂不再管他和那女人的事了,就連争吵都沒有了,心中非常高興,到處顯擺,說自己有兩個媳婦,一個主内一個主外。
舅哥的同事都很羨慕舅哥,都說舅哥能耐。
可舅哥萬萬沒想到的是,正當他和那女人歡愉的時候,他的媳婦我的舅嫂,正在我身下舒服的呻吟着,就連他始終沒有碰到的嘴和屁眼,正在接受我雞巴的洗禮呢!
    ——完

感謝大大的熱情分享

TOP

thank you very much

TOP

返回列表